雨来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大唐扫把星》正文 第564章 我只是来看看
    肖玲一直觉得男女喝酒之后的话都是酒话,过耳就忘。比如说高阳,有一次喝醉了嚎啕大哭,说了一堆关于先帝和皇室关系的话,第二天醒来一脸不自在。

    贾平安这番话她听懂了。

    就是说大唐的学问人,包括那些大儒,这些人一天就专门去琢磨一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儿,于国无益。

    这一棍子打死了好些人。

    可李淳风却来了个谨受教。

    “喝酒!”

    贾平安一番话说完,坐下后竟然还能喝。

    于是话题迅速转换。

    晚些贾平安把人一一送走,然后……

    郎君醉了。

    贾平安被送到了后面,苏荷啧啧称奇,“先前夫君说了一番话,说是醉话,可后来接着还能喝,可见是清醒的。”

    “已经醉了。”

    卫无双没好气的道:“赶紧。”

    苏荷一怔,“什么?”

    卫无双拿起手巾,“给夫君脱衣裳。”

    “脱多少?”

    “脱光!”

    “无双你羞不羞?”

    说话间,喝多的贾平安随手一拉,就把卫无双拉在自己的身上。

    “苏荷!”

    “我走啦!”

    “……”

    ……

    第二日,李淳风刚到太史局,就有人求见。

    不,是一堆人求见。

    “太史令,那人竟如此羞辱我等?”

    “太史令你昨日为何不出手?来个晴天霹雳劈死他也好啊!”

    “什么叫做我等的大道无用?太史令,你发个话。”

    李淳风突然叹息,“他说的是琢磨什么大道之余,咱们也该低低头,看看细微处。什么大道……”

    李淳风不肯再说了。

    “去寻那贾平安!”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寻贾平安,半路有人说道:“他是新学啊!”

    “新学又怎地?”

    “新学好像就弄这些细微的东西。”

    “那是下贱!”

    一群人到了皇城外,晚些贾平安出来。

    众人一番呵斥,贾平安就一句话,“那些大道和百姓可有关系?”

    呃!

    是哈!

    那些所谓的大道和百姓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孤芳自赏很有趣?”

    儒学后续不断发展,但带给这个老大帝国的从不是什么福音。

    贾平安转身回去,身后一阵咒骂。

    “武阳侯,你不怕被诅咒?”

    包东觉得贾平安太平静了。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叫骂。”

    贾平安压根就不在意。

    “武阳侯,皇后召见。”

    完蛋!

    包东同情的看着他,“武阳侯,保重。”

    贾平安进宫,见到武媚时,她正在看奏疏。

    李治在养病,阿姐辅政,这样的构架也不错。

    等大外甥大些后就能掺和了。

    贾平安低眉顺眼的。

    武媚没搭理他。

    一直把十多份奏疏看完,武媚抬头,“后面我都批了,拿到陛下那边去请示。”

    “是。”

    等人走了,武媚才伸个懒腰。

    身材真好。

    武媚看着他,“昨日你一番话猖狂。”

    “是。”

    贾平安一脸难为情,“昨日喝多了,说了许多胡话。”

    “喝多了?”武媚淡淡的道:“那日从城外归来,有人说你想教授五郎。于是你昨日借机说了那番话,那些大儒把你视为仇敌,谁还敢让你来教授五郎?好手段!”

    贾平安浑身冒汗,“阿姐……”

    这事儿……有人想让他坐蜡,就说他那日把太子的属官都无视了,一心想做个帝师。

    可贾平安别的都敢,就这个不敢。

    风险太高了啊!

    李治雄主,武媚也不算差。

    大外甥天知道以后会成什么样,若是不妥,他的老师也会被连累。

    所以贾平安果断利用昨日的机会发牢骚,批驳了现在的学问方向。

    “你倒是谨慎。”武媚起身出去。

    邵鹏瞪眼,“跟着。”

    贾平安跟在后面,邵鹏低声道:“陛下先前笑了。”

    老邵,真够兄弟。

    贾平安当然知恩图报,“回头请你去五香楼。”

    邵鹏咬牙切齿的,“你就作吧。”

    他现在哪里能去什么五香楼,去了回来大概率会被武后打断腿。

    前方的武媚突然转向,绕着大殿溜达。

    “你想要什么?”

    呃!

    这是问志向。

    “阿姐,我就想着……一家子和和美美的。”

    “鼠目寸光!”

    武媚冷冷的道:“看看你,别人都知晓去寻关系,去交朋友,你倒好,一番话得罪了多少人?”

    “你可愿去外地为官?”

    啧啧!

    邵鹏一脸羡慕。

    出外为官几年,这是混资历,再回来就能上台阶了。

    武后这是在为贾平安搭台子呢!

    出外为官?

    老婆孩子丢在长安,一年见一次。

    我不是牛郎,她们不是织女。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道:“阿姐,我……我还是想在长安。”

    武媚没回身的摆摆手,“去吧。”

    贾平安告退。

    不思进取啊!

    皇后,捶死这个小子吧!邵鹏痛心疾首,“皇后,武阳侯这是小富即安。”

    “他本就是这个性子。”

    武媚突然笑了笑,“换了旁人,听到有升官的机会早就喜不自胜了,他倒好,避之如蛇蝎。”

    邵鹏也摇头叹息。

    “邵中官,外面有人找。”

    武媚摆手,“去吧。”

    邵鹏先去了自己的卧室,拿了一个小包袱,急匆匆的去了宫门外。

    “在皇城外。”

    邵鹏拱手谢了,检查了包袱后,他出了皇城。

    外面,邵二娘牵着一个半大孩子站在那里,见邵鹏出来就笑道:“大郎快叫舅舅。”

    “舅舅!”

    男孩就是邵二娘的儿子,九岁了。

    邵鹏笑眯眯的过来,奋力抱起了孩子,“大郎竟然还记得舅舅,回头舅舅带你去吃好吃的。”

    “长安食堂!”

    孩子吸吸鼻子,“舅舅,阿耶带她们去长安食堂,说好吃。”

    “是吗?回头舅舅带你去。”

    邵鹏笑吟吟的逗弄了一会儿孩子,然后问道:“最近如何?”

    邵二娘笑道:“好着呢,本来前日就想来看大兄,可孩子有些受凉了,就今日才来。”

    “恒立如何?”

    邵鹏的妹夫叫做梁端,字恒立。

    “夫君的生意越发的好了。”

    邵二娘笑的很开心。

    晚些她们要回去,邵鹏把包袱解下来,“这个你带着。”

    邵二娘摇头,“大兄你自家留着,我不缺钱。”

    邵鹏冷着脸,“我如今在皇后的身边,差这个?”

    邵二娘摇头笑。

    邵鹏怒了,把包袱递给孩子,“大郎拿着,回家让你娘买好吃的。”

    “谢谢舅舅。”

    邵鹏转身,笑容瞬间消失。

    他径直去了百骑。

    “邵中官?”

    众人一阵稀罕,有以往关系好的问道:“邵中官,武后那边可是很凶?”

    邵鹏骂道:“胡说八道,皇后仁慈着呢!”

    他寻到了贾平安,“小贾,咱这里有个事。”

    “啥事?”

    贾平安笑道:“莫非是想去五香楼?随时都行。”

    想到老邵去了青楼回来洗冷水澡,贾平安就觉得不厚道。

    邵鹏叹息一声,“先前阿妹带着孩子来看咱,看着笑吟吟的……”

    “二娘子啊!”

    贾平安想起了上次的事儿。

    邵鹏的妹夫梁端是做皮毛生意的,几年前货源被断了,还是贾平安出手,从老梁那里弄到了条子解的围。

    “她看着笑吟吟的,孩子也不大说话,我就逗弄几句。孩子说想去长安食堂,还说梁端经常带着她们去,说是好吃。”

    马丹!

    “这是……纳妾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

    邵鹏点头,“宫中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这份察言观色的眼力,否则早就被打死了。梁端纳妾咱管不着,但带着小妾去长安食堂吃饭,却把正头娘子和孩子丢在家中。咱……”

    “狗东西!不过老邵你别气,回头我请客……”

    邵鹏怒,“咱是在意吃饭的人?”

    贾平安认真点头。

    邵鹏没好气的道:“咱只在意一事,阿妹在梁家是不是被欺负了。”

    他拱手,“小贾……”

    “我都说了请客!”贾平安淡淡的道:“后续你莫管了。”

    朋友之间帮忙没二话。

    “包东,死哪去了?”

    包东窜了进来,贾平安吩咐道:“让兄弟去盯着梁端,有动静报来。”

    邵鹏起身,贾平安没把这事儿当回事的做派,就是安他的心。

    小贾……义气!不枉咱当年护着他!

    日子如水……

    接着就是兜兜的周岁,过了之后,两个孩子……按照鸿雁的说法,仿佛晚上都能听到小郎君和小娘子的骨头在作响。

    “这是竹笋呢?”

    苏荷馋了,“夫君,你说带我们出去野炊的。”

    她觉得自己的手艺应当还在,弄一个不冒烟的灶没问题。

    说着她就给卫无双使眼色。

    当着我的面弄鬼,这抛媚眼抛的这般明显,真当我是瞎子?

    贾平安干咳一声。

    “装什么装?”卫无双秀眉微微皱着,一双好看的眼睛里都是不屑,“不就是想去大慈恩寺为两个孩子祈福吗?说了就是。”

    苏荷嘿嘿一笑,“可还得要去曲江池,这一来一回的……”

    “那就两日。”

    两个婆娘在默契的联手演戏,贾平安拍板。

    “夫君真好!”

    苏荷笑的很甜。

    贾平安看看床榻,“兜兜呢?”

    苏荷回身,“咦!兜兜呢?”

    卫无双跪在床榻上,身体前俯,“在地上。”

    贾平安绕过去,就见闺女坐在地上,正在抠地板玩。

    “苏荷!”

    贾平安是真的怒了,“看看你丢三落四的,这次把孩子都丢了,若是在外面怎么办?”

    这个婆娘真的不让人省心。

    “还是无双好。”

    他觉得自己可以利用一下竞争机制,经常夸赞一下大老婆,刺激苏荷积极向上。

    “阿娘!”

    贾昱跌跌撞撞的来了,卫无双单手拎起他,让他趴在自己的腿上,爬开尿布,“没尿。”,然后再拿了手巾放在贾昱的鼻子那里,冷冷的道:“擤!”

    贾昱用力,卫无双随手擦了,就把孩子丢地上。

    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而贾昱的反应也堪称是轻车熟路,熟悉的让贾平安心痛。

    这……

    “你就不能轻点?看看孩子的鼻子……”

    贾平安抱起了贾昱,觉得自家两个孩子都是倒霉蛋。

    卫无双皱眉道:“夫君你说男娃要磨砺……”

    可我的崽被你当做是桌子了啊!

    你就不能温柔些?

    贾平安无言以对。

    但两孩子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老娘。

    当晚贾平安就狠狠地惩罚了两个婆娘,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神清气爽。

    李大爷,多谢了。

    那个药方……

    贾平安悄然去了书房,把那个药方抄写了一遍,用的是最好的纸,起码……保管好能保存到五百年后吧?

    到时候他的子孙成立一家药厂,专门生产这个‘华夏威哥’,啧啧!发达了。

    贾平安的心情很美好,到了百骑后,见明静看着购物车一脸苦大仇深,就问道;“这是遇到什么东西了?”

    明静纠结的道:“西市来了个胡商,说是大食那边流行熏蒸,能美颜,用什么……好油,还得用处子来磋磨。”

    这不就是马杀鸡吗?

    不,大宝剑。

    贾平安看着她,“忽悠的。”

    现在的马杀鸡真心风险大,明静这么小胳膊小腿的,去了说不得就会躺着出来。

    “假的?”

    “不假,不过你若是真想,我也能做。”

    贾平安后世和女友互相按摩,早就琢磨出了一整套大宝剑的手法,让女友高呼内行。但后来贾师傅发现女友在装傻,为自己按摩时出工不出力,就等着自己出手……

    竟然还能有这等便宜?

    明静欢喜,“还请武阳侯出手。”

    “真假?”

    贾平安觉得明静真豪放。

    明静冷笑,“说的和真的似的,一动真格的就装傻。”

    “谁装傻了?”

    贾平安觉得这女人不识好歹,“那就上手?”

    明静起身,“谁怕谁?”

    贾平安淡淡的道;“脱!”

    明静双手抱胸,目光警惕,“你想干啥?”

    你觉着你的容颜值得我觊觎吗?

    贾平安平静的道:“大食马杀鸡就是这个套路,脱光。”

    擦!

    “非礼!”

    几分钟后,贾平安满头黑线的骂道:“你去问问是不是?”

    程达等人站在外面,一脸无语。

    明静怒,“那个大食油说是第一次来长安,我是第一个去打听的,你何从知晓?”

    呵!

    前世别说什么大食油,就算是天竺神油贾师傅也知道啊!

    “请便!”

    明静今日真的怒了,亲自去核实。

    贾平安拿起消息看,程达等了半晌,劝道:“武阳侯,明中官的脾气不好,但对咱们还算是不错。若是换人……怕是日子难过啊!”

    这个也是。

    “罢了,回头不羞辱她。”

    程达觉得贾师傅有些不要脸,“武阳侯难道去做过?”

    你这个老不要脸的甩屁股,贾平安淡淡的道:“许多事其实都是诱惑。男女之间为何?不外乎五感,鼻,嗅异性之体息……”

    不知何时,外面围了一圈百骑,开始大伙儿都在笑,现在却聚精会神的听着。

    “味,异性之味也!”

    外面有人低声道:“此舌之功也,武阳侯言简意赅,佩服!”

    “触,手感也!”

    “声,异性之声。”贾平安觉得自己在开科普课,“譬如说蛙类,譬如说鸟类,到了求偶的时节就会发出声音,吸引异性。”

    “形,异性肉体之美也!”贾平安叹息,“其实五感聚拢都是空。”

    程达在暗自背诵,觉得自己今日算是上了一课,闻言诧异,“武阳侯此言何意?五感为何为空?”

    外面有人说道:“武阳侯说的五感,我就觉得舒坦。”

    你们的段位不够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迟早会成为大唐首席渣男培训师,“你等看豕,看牛羊可会动心吗?”

    “不会!”

    “……”

    武阳侯说这个作甚?

    贾平安说道:“这便是造物主的神妙,到了那个时候,就自然会发情,看到异性就觉着……”

    这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解析男女之间的动情原因。

    众人一脸吃翔的恶心。

    “不是发乎自然吗?”

    “是啊!男女之间就该是发乎自然。”

    “……”

    明静回来了。

    “明中官回来了。”

    “明中官,如何?那大食油可是正经的?”

    明静面色难看,进来后骂道:“一进去就有胡女来迎,说什么贵客要什么服务,我一看什么油什么油,就随便选了一个,谁知道……一上去竟然是赤果胡女。”

    贾平安叹息摇头。

    明静拱手,“今日幸亏武阳侯提点,否则我就要上当了。不过为何叹息?”

    “其实,这等时候不该赤果,所谓遮遮掩掩,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连这个道理都不懂,这家生意不会太好。”

    这个渣男!

    程达看着明静,“明中官……”

    明静点头,“武阳侯所言不差。”

    武阳侯竟然这般……未卜先知?

    众人不禁为之震惊。

    外面,雷洪叹道:“我只知晓该如何,却不知原来男女之事中竟然有这等奥妙,武阳侯可谓是我的先生。”

    “男女竟然和那等兽类一般?”

    包东摸摸身上,雷洪问道,“你摸什么?”

    “我摸身上可有毛。”

    贾平安觉得过犹不及,就走了出来,和地主老财般的骂道:“不用干活的吗?”

    众人作鸟兽散。

    身后,明静赞道:“武阳侯果然是深藏不露。”

    我特娘的……

    很洁身自好好不好?

    一个百骑进来,“武阳侯,那梁端带着两个小妾出门了,说是去长安食堂。”

    宠妾灭妻也就罢了,可若非邵鹏的面子,上次贾平安哪里会出手?

    “我去巡街。”

    一听到巡街,明静就没好气的道:“你若是去巡街,回头我就去你说的马杀鸡!”

    程达有些神不守啥,晚些正色道:“武阳侯多半是回家了,如此我去巡街。”

    “老程你果然勤勉。”

    “我该做的。”

    程达笑眯眯的出了百骑,一路去了明静说的那个什么大食油店铺。

    “见过客人。”

    迎接的胡女身上带着异域香味。

    程达板着脸,“我只是来看看,批判一番。懂不懂?”

    胡女心领神会,“里面有更多……”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