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召唤天使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刘权背叛?
    凯莎和千道流之下,菊斗罗和刘易斯已经被上面两人的战斗给整懵了。

    “天使竟然这么强,连大供奉都被压制住了。”菊斗罗不是一个勇敢衷心之人,主殿的这片战场肯定是不适合他留下,所以菊斗罗直接对一旁的刘易斯道:“刘主教,天使太强了,我一个人很难改变战局,我必须要去找老鬼。”

    能做到大主教位置上,刘易斯也不是傻子,知道菊花关这是想跑,但又顾忌自己在场,怕被事后追责,所以找的理由。

    刘易斯重重的一点头,然后目光坚定不移的看着菊斗罗,义正言辞的说道:“菊斗罗冕下,我们一起去。”

    “好。”刘易斯也怂了,菊斗罗求之不得立刻点头。

    “那我们快走吧!”

    这时天边出现一把烈焰之剑,火红的剑锋上带着骇人的寒光。

    “轰!”烈焰之剑插入菊斗罗和刘易斯要离开的路前,卷起满天尘土。

    “你们要去哪?”一个身穿红色战甲的天使从天上徐徐下降,“想跑也要问问我冷手中的烈焰之剑答不答应!”

    见到天使的面容,刘易斯想起了之前在大汉国所读过的天使信仰,那里面有一张图与这名天使很像。

    “找死!”见有人拦住去路,菊斗罗低骂一声,然后举起右手,身上万年魂环亮起,一股封号斗罗级别的魂力瞬间爆发,虽强,但与天上对战的千道流和凯莎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寒英之聚!”菊斗罗手中魂力凝聚出一个金黄色的月刃,看上去气势汹汹。

    “来!”冷并没有用什么招式,而是单手握剑摆好姿势打算硬接菊斗罗这万年魂环的一招,很明显她存有与天上凯莎一争高下的想法。

    “真是愚蠢!”见冷竟然打算用平a与自己对招,菊斗罗心中好笑,手中月刃凝聚成型,一挥手,月刃带着分割一切的气势冲向半空之中的天使冷。

    这一招寒英之聚是菊斗罗的成名绝招,多年的使用早已经磨炼得出神入化,他根本不用多少时间做准备便可连续使出。

    一道月刃之后是两道,三道,四道,菊斗罗的魂力仿佛不要钱一样的猛炸。

    这让一旁的刘易斯目瞪口呆,他也没想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菊花关竟然如此之强,万年魂技不要钱一样乱放。

    而另一边的冷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将单手握着的烈焰之剑改成了双手。

    接着让菊斗罗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冷手中烈焰之剑上下挥舞,每一次都挡住了菊斗罗的寒英之聚,无论数量多少,一个不漏的全部接下了,连给有一些插身而过要击中地面的,冷也没有放过,因此数道寒英之聚连一点尘土都没有引起便被烈焰之剑斩断在空气之中。

    见到这一幕,刘易斯的表情比之前还要惊讶,接着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身影。

    刘易对着菊斗罗喊道:“我想起来了!菊斗罗冕下,你面前的对手是天使十三议会的议员之一,天使第二军团的军团长超级斗罗天使冷,据说已经活了上万年了。”

    “什么东西?”菊斗罗此时一副吃翔的表情,说实话他对天使了解的不多,还是上次与千寻迹一起去星斗大森林时鬼斗罗告诉他的一些消息。

    “你在说些什么?这一下又是十三议会,又是天使军团,还有什么活了上万年,活了上万年的不是魂兽吗?天使到底是个什么奇葩?”

    “菊斗罗冕下,您没有看过大汉国的天使信仰,所以不清楚天使。在天使之中最强的组织便是十三议会,所有天使公认的权力机构,而十三议会的十二位议员则是由天使之中最强的十二名天使担任,十三议会的议员会由某个天使派系势力的变强或衰弱而不时的更换。”

    “原来如此。”刘易斯这一番解释之下,菊斗罗才明白过来,但随即他又感觉不对,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童话故事中的天使也有这么多的密谋暗斗。”

    此时有不少魂师正赶往菊斗罗这边,而刘易斯的声音并不小,因此不少人听到了一些他们之前不知道的事。

    面对菊斗罗的讽刺,冷疑惑的的看向一旁原本不被她放在心上的刘易斯,不解道:“我记得天使信仰中没有这些,你是如何知道天使十三议会的议员会由某个天使派系势力的变强或衰弱而不时更换的?”

    “菊斗罗冕下。”刘易斯害怕的看向菊斗罗,希望对方能给他一点保护。

    菊斗罗刚想说什么担保的话,一瞬间,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冷便消失不见,而刘易斯的脖子上已经架着一把烈焰之剑。

    冷淡淡的道:“你最好说清楚,是谁告诉你的?”

    刘易斯的话让冷怀疑她们之中有了叛徒,当然这叛徒绝对不会是天使,冷的怀疑对象是大汉帝国的皇帝刘权和云中城的王天。

    这两人最有可能说漏嘴。

    “我......。”刘易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冷身上的气势太可怕了,这种感觉几乎让他的脑袋无法思考。

    见刘易斯吓得无法正常说话,冷也不问,直接开启洞察之眼看向刘易斯。

    “你的名字是刘易斯,你也信刘。”

    “刘权,原来如此,你还是皇亲贵族,刘权的表兄。”

    “刘权很信任你,所以在一次喝酒时告诉你一些你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一瞬间,刘易斯的所有信息全部被冷看出来。

    冷眼中的白光消失,她已经知道是刘权透露出去的消息了,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还要看灵溪的意思,不过自己之前是灵溪的队长,她应该会给自己面子的。

    刘易斯完全懵逼了,同时一起懵逼的还有菊斗罗和已经到达的一众魂师。

    “这是怎么回事?”刘易斯先是自喃了一句,然后猛然想起:“天使能看透人心!我竟然给忘了!”

    “什么!看透人心!”菊斗罗心中一惊,他突然想起之前在星斗大森林时,白斩身后那群天使在战斗之时眼睛也是白色的。

    “原来是这样!”菊斗罗心中明白过来,同时趁冷不注意,撒腿狂跑。

    开什么玩笑,跟这种能看透人心的家伙怎么战斗?自己想出什么找攻击哪里全都会被对方看出来,而且菊斗罗又不是什么忠心耿耿的人。

    所以在生存还是毁灭面前,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他要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