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穿越小说 > 史上最稳太子爷 > 第九十三章 叛徒
    “老大。”胡关住见朱标站在那里,也是忙打了一声招呼,跑了过来。

    “有件事需要告诉你……”朱标咬了咬牙,看向旁边的朱樉道:“老二,还是你来说吧。”

    朱樉犹豫了一下才道:“那个……兄弟,我说了你可得挺住,你爹他……他被人害死了!”

    胡关住脸色僵了一下,笑道:“朱樉,你别瞎说,我爹怎么可能被人害死?”

    “老大,你和他一起合起伙来骗我对不对?别闹,这事儿不能随便开玩笑的。”

    “是……是真的。”朱标话语有些颤抖,道:“老二刚才去大帅府听回来的,你哥应该马上就过来了!”

    正说着,胡三舍红着眼睛来找胡关住。

    见到胡三舍这幅样子,胡关住接连往后退了几步,愣愣道:“这是真的?”

    胡三舍也是蹲下了身子,颤声道:“小弟,爹……爹他被人给害死了!”

    胡关住如遭雷劈,呆呆的立在原地,久久不动弹。

    朱标也是微微叹息一口气,这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是徒劳。

    此刻胡关住泪流满面,可眼中却是充满了愤恨,怒吼道:“哥,告诉我,是谁?是谁害死了咱爹?”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杀了他,为咱爹报仇。”

    “小弟……”见着胡关住这幅模样,胡三舍一脸苦涩。

    “是蒋英。”朱樉看到一旁的朱标的示意,继续道:“是胡叔叔之前的下属。”

    “畜生。”听到朱樉的话语,胡关住眼中的恨意更加浓厚了。

    他爹如何对待部下,胡关住是清楚的,一直以来,都是同甘共苦,自己有一口肉吃的,下面的人也绝对少不了。

    结果,居然闹到这般下场……

    “小弟,你先等一等,大帅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胡三舍此刻也是极力安抚胡关住。

    爹已经出事了,绝不能让小弟再出事了!

    不然的话,如何能对得住爹?

    朱标也在一旁道:“关住,胡叔叔已经被人害了,你绝对不能有事,不然的话,你让我们怎么对得起胡叔叔?”

    “我在这里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报这个杀父之仇,亲自手刃仇敌,告慰胡叔叔的在天之灵。”

    “老大!”胡关住抱着朱标,眼眶之中泪水不住的涌了出来。

    听着怀里胡关住的哭声,朱标轻轻的拍着,眼睛微眯,有杀气浮现。

    叛徒,就是该死。

    帅府之中,老朱面沉如水,整个大殿,气氛凝固到了极点。

    胡大海之死,对于老朱来说,不亚于一记重创,连带着杭州一带,也直接归属张士诚所有。

    如此杭州和苏州(平江)正好互为屏障,互相依靠,无疑,这张士诚又难缠了许多。

    更让老朱心痛的是自己损失了一个兄弟,一员战将,地盘的损失,在老朱看来,无足轻重。

    今天丢了,大不了重整旗鼓,明天再打回来。

    可这人要是死了,还怎么能救的回来?

    这时,毛骧走近殿内,将一份奏章递给老朱,老朱略微看了一遍,眼中更是有怒火浮现。

    “袁石,站出来。”此刻老朱起身,直接点名。

    站在众人后面的袁石,这一刻也是不得不站到了前方,望着众人,神色依旧,泰然自若。

    “袁石,说说看,你半月之前写给蒋英的信里面写了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

    袁石心中一动,不过还是淡然道:“大帅,那不过是和老友的叙旧之信,里面没写什么。”

    “如今蒋英背叛,臣心中也早已决意和他割席绝交,此等背信弃义之人不足为友。”

    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老朱脸上却是冷笑不止,“叙旧?你和蒋英有什么好叙的?你们之间又有什么交情?怎么我从未听说过?”

    “大帅,我和蒋英之前确为好友,不过……”

    袁石还欲说些什么,老朱脸上怒意浮现,喝斥一声:“够了!”

    “真以为咱查不出你那封信里面写的是什么?”老朱眼中充满了冷意,“毛骧,将你查到的都说一说。”

    文臣士子那边心中凛然。

    这毛骧还真查到了一些东西?

    先前看着袁石那副镇定的样子,还以为是老朱找人发火出气呢,不过看样子好像不是,老朱手里是真有证据。

    而武将那边,此刻看着袁石全都面色冰冷。

    即便这些武将平日里不擅权谋,不钻营这些阴谋诡计,此刻也知道,这袁石和胡大海之死脱不了干系。

    该死的东西。

    武人们一个个愤恨不已,知道平日里你与胡大海不对付,可总归没到生死仇敌的那一步,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弄阴谋诡计,都念在大帅的面子上不予计较,可你就是这么回报的?

    毛骧看着袁石,面容冰冷,厉声道;“带上来。”

    说话间,一名满身血污的人被带到了大堂之上,看样子,好像是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袁平?

    袁石仔细辨认了半天,才最终认出这是自己的家仆。

    毛骧冷声道:“袁先生,没有谁能在我的手中熬过那些酷刑不开口,你的家仆已经招认,是你暗中写信给蒋英,告诉他大帅意欲归降元廷,要将他们交给元廷处置,这才招致了蒋英反叛……”

    说着,毛骧就拿出了一份已经签字画押的供状,在众人面前展示。

    望着毛骧手里那份供状,袁石瘫软在地,眼中全无神色,连忙磕头求饶道:“大帅饶命,大帅饶命。”

    “罪臣不过是一时糊涂,还望大帅能够念在往日的情分上饶臣一命……”

    “拉下去,就地正法。”老朱面容冷漠,冷声开口。

    当初的一念之仁,心慈手软,却不想害死了自己的老兄弟。

    本以为袁石和胡大海之间的争斗不过局限在很小的一个范围内,可没想到,这袁石居然能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来。

    可恶,实在是可恶。

    过往自己的宽宥仁慈,换来的却是袁石一次次的变本加厉,这一次,若是不杀袁石,老朱都觉得自己对不住那些跟着自己沙场搏命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