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玄幻小说 > 保护我方族长 > 《保护我方族长》正文 第四十章 守哲扬威!家主之强大
    ……

    擂台下,长春谷一脉的弟子们都已经愣住了。

    长春谷一脉倒也不是没有弟子修炼剑术,只是他们这一脉的主修功法《长春真诀》对攻击的加成很弱,就算修炼剑法也只是作为辅助,不会太深入。

    像王守哲这样正经修炼剑术且出手如此凌厉的,简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有些年龄小的弟子甚至从来没有见过。

    不过,慕元白终究已是灵台境三层的强者,王守哲的剑气纵然凌厉,想要在一剑之内伤到他也是很难的。

    只见他身形一晃,瞬间如一片落叶般轻飘飘的荡了开去,堪堪避过了那一道剑气。

    剑气与他擦身而过,落到了擂台上。

    “撕啦!”

    剑气切开了擂台的地面,犹如刀切黄油一般轻松,石质的擂台瞬间被割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如此威力,让慕元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玄罡护体!”

    他哪里还敢有半点懈怠,当即使出了师门秘术。

    浑厚的玄气自他体内喷薄而出,撑得他衣衫鼓荡,衣袂飘飞。

    一股元白色的能量凝聚起来,顷刻间就在他身周形成了一层犹若实质的护体玄罡,就仿佛是给他穿上了一层能量盔甲一般。

    这一层“玄罡”,单纯以防御力而言要比乙木灵盾差不少,也没有生生不息的效果。

    但是它更加贴身和灵动,更加有利于施展玄技和身法。

    有了玄罡护体,慕元白的心顿时就踏实了不少,立刻施展开身法与王守哲游斗起来。

    他的身法非常飘逸,带着一种轻灵的韵律感。

    他每踏出一步,都仿佛踏在空间节点上一般,在空气中荡漾开一阵阵的涟漪。远远看去,他身形飘忽,翩翩然就如同谪仙一般。

    “铛!铛!铛!”

    灵剑“蝉鸣”仿若游鱼在空中来回穿梭游动,就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蛇一般,一旦逮到机会,便迅速出击,对王守哲发起进攻。

    他的时机抓得很准,往往不出手则已,一动手便直击要害,如果不是有上品灵器“守心盾”在,王守哲只怕早已受伤。

    劲气震爆间,一阵阵金铁交鸣声不断爆响。

    “好!”

    逍遥峰众弟子情不自禁叫起好来。

    “元白师兄的‘飞云罡步’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若逍遥游仙般飘逸潇洒。”

    “师兄的护体玄罡,也是浑厚而凝如实质,等闲难以破防。”

    “珞秋的哥哥虽然灵器出众,可终究才是灵台境一层,若是持续下去恐怕要输了。”

    逍遥峰的弟子们议论纷纷,对慕元白展现出来的实力皆是钦佩不已。

    但很显然,不是所有弟子都这么认为。

    长春一脉的弟子中,锦山师兄正侃侃而谈,点评着台上两人的表现:“元白师弟的‘蝉鸣’我非常了解,通常以声音迷惑对方,不经意间以刁钻角度发动突然袭击。”

    “守哲学弟的灵盾防御能力非常出众,随意一挥便能遮挡住大部分进攻角度。”

    “大家仔细看,守哲学弟基本功非常扎实,显然是经过勤学苦练。他进退有度,不急不躁,完全掌控住了战斗节奏。剑气也不随意使用,显然是在蓄势待发,让元白师弟始终处在危机之中。”

    “大家且看,元白师弟的‘飞云罡步’是不是不敢停下?他若一停,势必遭到剑气攻击,凭他的护体玄罡又能挡住几下……”

    锦山师兄的分析有理有据,听上去就非常靠谱。

    长春谷一脉的弟子们兴奋不已,纷纷开始激动地给王守哲加油。

    “锦山师兄,那按照您的说法,我们珞秋老大的哥哥赢定咯?”刘云浪在一旁关心地问道。

    “那也不一定。”锦山师兄实话实说道,“毕竟那慕元白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双方胜负应当在五五开,就看谁能抓住机会了。”

    锦山师兄虽然进攻手段略有不足,但是长期和人“切磋”,挨打的经验可谓是十分丰富,观看局势判断高低还是颇有些独到之处的。

    在擂台下众人紧张的注视中,不知不觉,一刻钟的时间就过去了。

    慕元白是越打越心惊,也越打越心急。

    他实在没想到珞秋师妹的哥哥竟然这么难对付。无论是玄气修为,还是身法,剑法都异常扎实,堂堂正正,再配以那个防御力出众,防御面积也极大的灵盾,无论他的“蝉鸣”从哪个角度进攻都会轻易被挡下。

    这让对方就像是一座堡垒,没有破绽,也无法被攻克。

    “元白兄,你若没有什么厉害的杀招。恐怕会被我活生生拖死。”这时,王守哲淡定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你的玄气虽然比我更加浑厚,可别忘了,我乃乙木血脉,修炼的是《长春真诀》,最大的特色便是持久力强,生生不息。”

    糟糕。

    慕元白一阵心惊。

    差点忘了珞秋这哥哥是长春一脉了!

    他的元气虽然还剩下六七成,但久攻不下迟早会被消耗的一干二净。而对方,却是时间拖得越久,优势就越明显。

    难不成自己以大欺小下竟然还要输?!

    慕元白心惊之余,心头也是一阵发狠。

    罢了罢了~看样子只能用那一招了。

    一念至此,他手一挥,灵剑“蝉鸣”立刻滴溜溜地飞了回去,落到了他掌心之中。

    持剑在手,他的神色顿时变得郑重起来。

    “珞秋的哥哥,小心了。”

    他心中磊落,还特意提醒了王守哲一句。

    说罢,他才催动剑意。

    下一刻。

    一股凌厉的威势沛然而起,他整个人的气势都为之一变。

    在这一刻,他仿佛与手中的灵剑融为了一体,浑身上下都往外散发着道道锐利的锋芒。

    慕元白脸色发白,很显然,现在这种状态对他来说也是极其吃力。

    但他的目光极其坚毅,握剑的手也没有丝毫颤抖。

    只有一种无形的锋锐之气,以他为中心逐渐凝结。

    一道足有几丈高,几乎是他数倍大的巨型剑光逐渐浮现在他身后,散发出了难以言喻的锐利锋芒。

    “元白师兄他……”

    见状,逍遥峰众弟子齐齐脸色大变。

    这是他们师尊,玄遥上人的招牌玄武战技——“开山剑光”!

    他们完全没想到元白师兄竟然已经掌握了这招。

    尽管还只是雏形,威势也远远不能和玄遥上人相比,但终究这就是开山见光啊~!

    哪怕是正在头顶观战的几位上人也微微露出了诧异之色。

    长春上人忍不住赞道:“玄遥,你这徒儿慕元白倒有几分你当年的英姿。这开山剑光使得也算是有模有样了。”

    “哪里哪里~”玄遥上人得意地捋了捋胡须,嘴上却谦虚不已,“这小子不过学了些皮毛就在这丢人现眼,回去后一定要让他面壁思过一阵。”

    王珞秋和王珞静漂亮的脸蛋上也止不住露出了几分担忧。

    好在她们从小见惯了四哥哥展现奇迹,知道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压根就不会上。

    而且,即便是作为他的妹妹,她们如今也已经不知道他真正的深浅,只是隐约间有一种比较荒谬的感觉,那就是:四哥哥如果不顾一切的话,恐怕连天人境都要吃亏。

    他的手上恐怕真的有让天人境都忌惮的底牌。

    一念至此,她们就放松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

    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慕元白的剑光就已经酝酿到了极致。他的脸上也有一丝苍白,显然这一招的威力已超过了他的驾驭能力。

    “去!”

    随着他一声怒斥。

    巨大的“开山剑光”蓦然飞出,气势磅礴地向王守哲飞袭而去!

    这一剑,仿佛裹挟着无可比拟的锋锐之意。

    剑光如练,仿佛有石破天惊之势。

    剑意凌霄,仿佛有开天辟地之威。

    冰冷的杀气瞬间锁定了王守哲,刺激的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还在,王守哲早有准备。

    几乎是在剑光袭来的同一时间,他的长春玄气就已经疯狂地向上品灵器“守心盾”中灌输而去。

    同时,他脸色凝重地做出了盾守姿势。

    霎时间。

    灵盾“守心”上有厚重的青色光芒绽放开来,一片伞状的能量护盾在转瞬间凝聚而成。

    这能量护盾直径约两三米,厚愈尺许,护盾中央还有一些玄奥难明的神秘符文在绽放着光芒。

    “好强大的灵盾!”

    擂台下的众人齐齐瞪大了眼睛。

    就在这一瞬间,开山剑光与伞状的能量护盾撞击在了一起。

    “轰!”

    随着一道轰鸣声,两股不同颜色的能量如烟花般绽放开来,以守心灵盾为中心形成一道环形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冲击波所过之处,空气剧烈震荡,碎石乱飞碾成了粉碎,气波震耳欲聋。

    便是连擂台周围的观战者都受到了一些波动的冲击,要么向后退去,要么施展手段挡住。

    所有人的神色都无比震惊。

    这能量碰撞的威力也太凶了吧?感觉就算两个灵台境中期在打架都未必能造成如此声势浩大的冲击波。

    不过,在所有人中最吃惊的还要数慕元白。

    他呆呆地看着七零八落的擂台,又看向对面的王守哲。

    此刻,王守哲正以盾守姿势半蹲在另一侧的擂台上,灵盾绽放出来的伞状能量护盾已然告破,可他的身体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仅仅是因为冲击力而倒退了些许。

    这究竟是一面什么样的防御灵器?

    慕元白嘴角抽搐,内心震撼不已。

    就拿之前李玉泽的防御来说。那种程度的防御,只需要刚才那道开山剑光威力的一半,不,只需要三成就能彻底击溃。

    而珞秋的哥哥……不,应该称他为“王守哲”,他却是彻底地挡住了他最强的一招。

    这说明那防御灵器的防御级别还远远在他那道开山剑光之上,起码也得是件中品灵器。

    就在慕元白呆怔的时候,王守哲已经站了起来。

    “真不愧是元白兄,开山剑光威力相当不俗。”王守哲笑得洒脱,“不过,若是元白兄没有其他更强的手段,恐怕要败了。”

    败?

    慕元白愣了愣,不禁失笑道:“守哲老弟,我承认你十分厉害。但是说我要败了,那就是笑话。”

    “元白兄,你看一看脚下。”王守哲不紧不慢地说道。

    慕元白低头一看,只见七零八落的擂台石头块中,有一些绿色的小苗苗正从石块缝隙里生长而出。它们嫩绿嫩绿,好似是刚长出来的草儿,如此不堪一踩。

    他有些莫名其妙:“守哲老弟,这些是什么?”

    “元白兄,你恐怕忘了。我可是长春谷的外道学子。”王守哲笑了笑说道,“我最擅长的可是种田。”

    “擅长种田,这难道是?”慕元白脸色一变,“这不会是某种战斗灵植吧?”

    他立刻本能地向后退去。

    可已经晚了。

    大半个擂台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生出了小绿苗,绿汪汪的一片,就好似那初春的麦田。

    无论他走到哪里,脚边的小绿苗都会疯长起来,转瞬间就会变成一条条根茎粗壮的藤蔓。

    它们就如同恶魔的触手,魔女的长发一般妖异的舞动着,只要搭上慕元白一点点,藤蔓便会立刻疯长起来,从他的腿部一直缠到腰间。

    慕元白神色一紧,立刻祭出灵剑。

    “蝉鸣”剑飞速挥动,藤蔓立刻应声而断。

    然而,王守哲的藤蔓大阵向来不单独行动。

    在王守哲与他大战的这一刻钟时间里,早已悄然布下了藤蔓大阵。

    一根根的藤蔓不断地撕扯着慕元白,不管他走到哪里,逃到哪里,都会有藤蔓生长出来,然后对他发动猛烈的进攻。

    如今的藤蔓比起王守哲当时在试炼之地时犹要厉害几分,不仅生长更加迅速,根茎更为粗壮结实,缠绕力也更强。当然,即便如此,它们依旧抵挡不住锋锐的灵器。

    但这些藤蔓却牵制了慕元白大部分的精力,逼得他不得不连续出手斩断藤蔓。

    在这种情况下,王守哲随便一剑都有可能伤到他。

    “元白兄,你败了。”

    王守哲淡然一笑。

    话音落下,他左手持盾,右手持剑,直接向着慕元白杀了过去,剑芒盾防,一招一式,堂堂正正。

    不到半刻钟的功夫,王守哲便一剑斩破了慕元白的护体玄罡,冲击力震得他倒飞出了擂台。

    慕元白闷哼了一声,脚尖在地上连点了好几下才勉强稳住身形。

    此刻,他的形象极为狼狈,但他苍白的脸上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

    败了!

    他真的败了!

    他竟然败在一个刚刚灵台镜一层的学弟身上!

    他的脸色仓皇而失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失魂落魄。

    擂台上,王守哲收起剑盾,对慕元白遥遥拱手:“元白兄,承让承让。”

    事已至此,慕元白也是个洒脱之人。

    他苦笑一声,拱手还礼:“守哲老弟,佩服佩服。”

    人家是堂堂正正将其击败,再来一次,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他就算想不服也不行。

    此战果一出,各阵营自然都是不同的变化。

    逍遥峰一脉士气低落,一个一个把头都耷拉了起来。

    他们的元白师兄败了。还是败在了一个长春谷外道学子手上,败的是毫无脾气。

    这一幕若是发生在逍遥峰上还好一些,可如今他们是来长春谷见识的,最终却是被长春谷见识了,自然是脸色发烫,羞愧不已。

    “元白师兄,没事的。”王珞秋对这风度翩翩的师兄,印象也是不错,当即上前劝慰道,“你输给我四哥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和五丫头联手都打不赢。”

    慕元白一脸无语,你这也算是宽慰?还有,落秋师妹,你四哥哥这么厉害,怎么不早点提醒他?

    反观长春谷众人,却是一个一个都满面潮红,兴奋不已。

    原来他们已被踩到了谷底,却不想一转眼间又扬到了山顶。如此情绪的剧烈变化,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兴奋得难以抑制。

    “守哲学弟。”

    一群长春谷的学姐们都飞扑上了擂台,开始对王守哲嘘寒问暖起来,送饮料的送饮料,递手绢的递手绢,顺便还给他偷偷摸摸塞点小纸条。

    王守哲感觉一股隐约的杀气暗中袭来,回头一瞅。却见不是自己娘子柳若蓝,反而是小姨子柳若蕾,在用凶狠的眼神瞪着他。

    而娘子柳若蓝,却依旧是一副笑眯眯和蔼可亲的模样。

    他急忙身形一晃,使出柳絮身法脱身开去,跑回了柳若蓝身旁,一副自证清白的模样。

    “娘子,那些学姐们……”

    “夫君辛苦了。”柳若蓝拿起手帕,乖巧地帮他擦着汗说,“适才在台上,夫君当真是好生威武。学姐们觊觎你的美色,也是正常。”

    “呃……”王守哲无语,在没变身之前,咱们家娘子还是很好说话的。

    蓦然,正在此时。

    锦山师兄扑了过来,激动地大喊:“守哲师兄。”

    王守哲汗然不已,急忙拱手道:“锦山师兄,切勿如此!”

    “不不不,正所谓达者为先。你能打败慕元白,可是给咱们长春谷一脉争了大脸。”锦山师兄激动得满脸潮红,紧紧抓住了王守哲的手,“多少年了,咱们长春谷多少年没有如此风光了!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别说叫你一声师兄了,就算叫你一声师傅我都行。”

    师傅?

    呃……别开玩笑了。

    王守哲急忙说:“锦山师兄慎言。”

    紧接着,他又正色道:“长春上人对我有照拂之恩。关键时刻,守哲理当出手。”

    两人说话间,又有数十个长春谷弟子们围了过来,个个都激动得难以自已,嘴里叫着“守哲师兄”,都以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看着这一幕,王守哲不由暗忖,这一次出手倒是没有白出,至少的确给长春上人争了脸面。

    “守哲师兄,要不带我们去其他脉见识见识吧?我们还从没去过其它各峰各谷见识过呢~”一个长春谷弟子提议道。

    “这……”

    王守哲有些迟疑。

    “要不去万蝶谷见识见识,那里都是漂亮的学姐。”

    “我建议去沅水天湖一脉。”

    各个长春谷弟子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打住,打住!”锦山师兄一脸严肃地训斥他们,“你们少在这里瞎起哄。”

    锦山师兄还是颇有威严的。他一开口,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王守哲不由暗赞,这锦山师兄平常猥琐,关键时刻还是挺靠得住的,不飘。

    然而,他这个念头才刚刚在脑海里升起,就见锦山师兄眉头一挑,继续对这一众学弟学妹们训斥道:“你们的志气都太小了!万蝶谷和沅水天湖有什么好见识的?

    “要去,就去玄冰殿!”

    闻言,王守哲脚下一个踉跄,看向锦山师兄的眼神都不对了。

    他收回刚才那句评语。

    锦山师兄才是全场最飘的那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