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 > 《十方武圣》正文 176 人名 下(谢adrian_fufu盟主)
    魏合凝神屏息,只感觉热流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砸在他头骨上。

    嘭!!

    他意识一下被撞得有些晕眩。视线也开始模糊。

    但这种模糊,很快便开始淡去。

    取而代之的,是大脑和全身连成一片的通透感。

    一丝丝劲力在骨骼中流淌自如,川流不息,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体系。

    “成了....!”魏合心中无悲无喜,轻轻一掌往前打出。

    掌心中骤然无声冲出一道暗流,狠狠打中左前方的一些水草。

    水草纷纷断裂,被撕碎。

    无形的骨劲还在水下的石壁上,打出一个深深的凹痕。

    水流一下浑浊起来。

    魏合松开手,纵身往上游去。

    锻骨境界,其实真正到了,也不比寻常武师厉害太多,主要是这个境界能延年益寿,延长武者的巅峰状态,增强造血功能。

    还能为以后的练脏打基础。

    锻骨比起一般武师,只是多了一层骨劲爆发。其余护体劲力,招数秘技之流,都是需要自行修行提升。

    哗啦一下,魏合出水上岸,身上劲力一颤,将衣服上头发上所有水渍全部震碎,化为水汽散开。

    顿时全身变得干燥许多。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再感应了下破境珠,破境珠积攒的圆满刻度,此时已经消耗一空。

    重新积攒,又要三月。

    “差不多了。该去天涯楼了。”魏合事先调查过,天涯楼只是被上官纪拿走了一些少量秘籍。但大部分都还在。

    有守楼人曾婆婆在,一般人也没本事进去当小蟊贼。

    但如今上官纪离开,曾婆婆还能守住多久,就不知道了。

    所以事不宜迟。

    覆雨聚云功锻骨后,要想达到练脏,需要练成蚕丝劲。

    这是将劲力精细控制到极其细微的地步。分成一丝一缕来操控的境界。

    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层面。

    就连天才如王少君,也被卡了三年。

    其余人无法突破的更是数不胜数,天印九子中就有大半都没能突破。比如万菱。

    到了这一关,就是开始拼天赋的阶段了。

    “到了这一步,整个宣景城,我这境界也算是个人物了。”魏合心中感叹。

    想当年,他从平凡崛起,一步步学拳,一步步往上,直到如今。

    “只是不知道和真正练脏层次高手,孰强孰弱。”魏合心中有了一份期待。

    另外,铁岭衣这份互补的功法,补全了他的覆雨劲在防护上的弱点。

    接下来,他打算前往天涯楼,再度找找看,看能找到什么互补秘籍,找到什么方面就强化对应方面。

    互补功法可遇不可求,也由不得他挑挑拣拣。

    “天涯楼的功法,虽然只有入劲层次,但对我而言,比其他东西都重要。必须全部拿到手。”

    魏合收拾了下东西,毫不停留,直接前往万青门驻地中,属于万菱的竹屋处。

    黑屋山边缘,万青门诸多竹屋中间,一间最大的两层竹屋,便是万菱和万青青的住处。

    这里不光有居住作用,还放着万青门两座肉田,以及大量存粮和药材。

    所以空间必须修建大一些。

    魏合到时,万菱正小声指点着一名女弟子的武功招数。

    看到他过来,万菱微微点头,示意他稍等。

    魏合站在不远处等待了一会儿,直到讲解结束,那女弟子离开,他才走上前去。

    “刚刚那人...好像是新人?”魏合有些诧异。

    “嗯,这黑屋山外,附近有个小山村,你是知道的,里面多是善于攀山越岭的采药人孩子,我从中收了几个,作为门内新血补充。”万菱微笑道。

    一年的时间相处,足以让她慢慢适应这种和魏合之间的奇异相处模式。

    “师尊辛苦了。”魏合点头。“我这次来,是想回收天涯楼中的武道秘籍。天涯楼和千蝠水榭的事,想必师尊也知道了吧?”

    “....知道。但现在是不是...早了点?”万菱犹豫道。

    她总是喜欢犹豫,迟疑,直到现在,还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本质上,她虽境界高,但却是个不善于争斗之人。

    “不早,我这次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师尊能答应。”魏合沉声道。

    “你说,若是合理,我都应你。”万菱认真点头,她看出了魏合的肃然态度。

    “我欲取天涯楼,但以我在门内的地位,难以服众。杜晗,萧清鱼,谢燕,这一次或许都会现身。”魏合平静道。

    “你.....”万菱仔细注视着魏合,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随即她顿了下,忽然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终于说出这句话了....”

    这次轮到魏合发愣了。

    “师尊这是何意?”

    “我一直在等你这句话。”万菱微笑道,“其实早在当初,你救下整个万青门时,我就有心将位置让给你。但你那时应该是自认境界不足,所以不能服众,对吧?”

    “.....师尊慧眼如炬。”魏合点头。

    虽然他实战下毒强,但武道境界才是根本,要接下万青门门主一职,至少也要有锻骨境界吧。

    否则仅仅只是入劲武师,拿什么去教武师弟子?

    “看起来,你现在是终于突破了,所以才会来找我?”万菱猜测。

    “......”魏合无言。

    “这样一来,我也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年来,你虽然不是门主,但却一直做着门主该做之事。辛苦你了,小河。”万菱柔声道。

    “师尊言重了。”魏合沉默了下,回答。

    万菱微微一笑,从腰间取下一块青绿色的金属腰牌,腰牌上正面刻印着一个硕大的青字,背面则是一只振翅欲飞的冰蓝色泉因鸟。

    “这是以寒铁打造的门主令牌,今日便交给你,之后我会通知大家这个消息。想必大家都会高兴。毕竟你突破境界可是件大好事!”万菱笑道。

    魏合接过令牌。

    “暂时不急,我先去一趟天涯楼。等我带回书册再庆祝也不迟。”

    “我让青青和你一起。”万菱道。

    “好。”

    万青青再怎么也是一名锻骨武师,放在整个宣景城,也是高端武力。有一定的份量。

    魏合也没拒绝。

    “对了。小河。”万菱忽然再道,“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

    “以后?”魏合一愣。

    “是啊...以后。”万菱笑了笑,“等你回来再说吧。”

    她是知道魏合的根骨,也知道他散过功,走到如今这个程度。

    青青也好,魏合也好,其实已经到了极致,再往下,或许能花个十多年时间,能碰运气进入练脏,但那已经意义不大了。

    十多年的时间,不可能全部只投入在武道上。

    人生有限,武道无涯,人总要为自己多考虑考虑。

    所以,这个时候,也该是成家,安排以后之事的时候了。

    如果说以前,她还因为出身,而对魏合有些看轻,但现在,她是越看越感觉和青青两人般配。

    魏合似乎明白了意思。

    他轻轻点头。

    “此事不急,等我回来再说。”

    “好。”

    *

    *

    *

    千蝠水榭。

    周围天印湖畔,此时天光渐晚,便已经站了不少人。

    上官家悄然离开,留下一个烂摊子,吸引转移视线。

    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十分有效,千蝠水榭还好,只是个有些历史的建筑物,但天涯楼就不同了。

    天涯楼内,积攒了天印门数百年收集的各种积攒书册。其中武道典籍之多,在整个泰州,也是有数。

    五大势力中,天涯楼藏书第一,不是说着玩的。

    此时天印湖边,一波波会点武功的人士,纷纷都跑来看热闹。

    曾经雄霸宣景的武道大派,就此彻底倒塌,连标志性建筑物,都成了各势力争夺的肉食。

    悲凉之意,让人唏嘘。

    此时千蝠水榭侧面,天涯楼前。

    一名白发盘起的黑衣老妪,正手杵拐杖,面色阴沉的坐在楼门口,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她便是守楼人曾婆婆,也是天印门上官一脉最后留下的高手。

    上官纪离开时,曾要她一起,可惜她拒绝了。

    和她一样的,还有一旁拿着烟杆的干瘪老头。

    老头子斜着眼,扫视着楼前面分开站立的几处人马。

    第一波人马,是严好春带队的历山派等人,约莫十多人,数量不多,但个个是精英,其中至少五个武师,由严好春一个锻骨武师带队。

    第二波,是宣景三大家之一的游家,以二公子游策为首的二十多人,其中有一白发老者,气势不俗。明显也是锻骨。

    第三波,是周家一众高手,周家老四周荣带队,这位已经年过五十的锻骨练脏武师,是在场中境界最高的。

    此时周荣面色冷漠,眼神忌惮的盯着严好春那边。

    很显然,历山派的出面,让他也有了一些危机感。

    除开这三波人,周围围观的诸多人群里,也夹杂有不少贪婪不怀好意的目光。

    不用想,也知道这其中隐藏了不知道多少贪婪之辈,只等着一有机会,便一拥而上,抢夺秘籍。

    “曾玉红,就凭你一个,就想守着天涯楼,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周荣身为宣景城中三大家内有数的高手,地位堪比以前天印门时的周顺。

    他曾经也确实和周顺交过手,不分胜负。属于仅次于尉迟钟和上官纪以下的宣景顶尖高手。

    以他的实力地位,以及年纪,能和其相提并论的,整个宣景城不超出四人,所以他有资格用这种语气说话。

    曾玉红便是曾婆婆的本名。

    她闻言冷笑一声。

    “老婆子一把年纪了,反正也没多少时日好活,周荣,你若想要东西,便自己上来拿。我也没打算一人就守住天涯楼。只不过....”

    “只不过,天涯楼,只允许天印门之人进,这是规矩!”一旁的干瘪老头接过话头笑道。

    “谁不讲规矩,我和老曾,一人拼一个,也能够本。”干瘪老头一把提着烟杆了,轻轻往门框上一点。

    咔嚓。

    包了金属铁皮的门框,一下发出轻响,凹陷下去,浮现龟裂。

    这位显然也是个高手。看语气,估计是不输于曾婆婆,一样也是锻骨。

    两位锻骨武师,虽然年纪七老八十了,气血衰退极多,可若是拼命,谁也拿不准他们掌握了什么秘技。

    “你们这又是何必?”严好春叹息一声,“两位老人家,就算你们坚持,只有天印门之人能进。可现在,此时此刻,他们敢露面么?就算让他们进,他们敢进?”

    “天印门,早已成了过去,两位苦苦坚持之心,让人敬佩,但这种坚持,除了枉费性命外,毫无意义。”

    严好春继续道:“赤地门杜晗杜兄已经言明,放弃到场。副门主谢燕下落不明。正临门萧清鱼和万青院万菱,你觉得她们敢现身么?这又是何苦来哉?”

    曾玉红和干瘪老头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