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玄幻小说 > 龙零 > 《龙零》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西莱斯特VS神化帝魁:无终
    海誓之约,不同于一般的主丛缔约,人与守护者之间更似一种夫妻关系,相约彼此忠贞不负,否则以命相罚。

    可如果当缔约的一方不在了呢……

    沉溺在深渊中的人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拖向深渊的更深处,照在上方的一束光越来越暗,越来越渺茫,他忘了呐喊,忘了挣扎,有的只是茫然不解和全身的困顿无力。

    “终究最后连你也背叛我了,守护在身边,和我最亲近的你也将背离我的方向……为什么?这是不应该出现的事,我从未背叛或者伤害过你,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难道……难道我不再是我了……”

    无底的深海,明亮的雷电像一双湛蓝的眼睛在看着上空,看着溺在海洋中的人向自己坠来,并且终将落入自己的怀抱。

    波多卡西杰摇摇晃晃,摇摇晃晃站起来,身体上没有一处还完好。他扭动着断开了一大半的脖子,站立的姿势如同丧尸一样歪斜,他环视了一眼那些正向他靠拢过来,却又突然被他吓到的人,身体莫名抖动起来,他似乎在笑,又似乎因为骨架碎裂支撑不住这一副高大的身躯。

    戈登和刺小兰小队的瓦安瓦姆壮起胆子准备过去看看人死了没有,忽然见波多卡西杰站起来,吓得立刻不敢再往前。

    “他还没死~!!”金克丝惊瞪着眼睛,身体不由得颤抖,是体力消耗太多,是害怕,更是一种涌上心头的无力,一下倒坐在泥地里。

    波多卡西杰的身体被银黑覆盖了80%以上,正在缓慢的复原,但复原的速度很慢很慢,恢复了一点点形体的缺限又停止了,怪声怪气的语调笑:“想看我死?让你们失望了,这一战是我赢了……”他拖着左腿很艰难的走出一步,又走出一步,向着冰稚邪倒下的方向走过去……

    幸存者们无不面面相觑,一时无人胆敢靠近。猎豹见状,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双掌迸出雷电奋力一搏,冲了上去:“这是杀他的最好机会。波多卡西杰,我潜藏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这一切该有个结束了!”

    跟他一起扑上去的还有他的剑骨暴王。

    波多卡西杰见猎豹从剑骨暴王身上跃起,双掌拍来,自己也双掌提力,两人瞬间过招十七掌。剑骨暴王抬起巨爪抓向帝魁,波多卡西杰右掌一击将猎豹震飞,纵身从剑骨暴王爪隙中穿过,返身一攀落在暴王颈背,剑骨暴王全身骨板竖起,向内震动拍打,波多卡西杰一双断雷手将骨板一一击碎,随即翻掌向下一按:“断雷手·雷吸涌~!”

    雷吸、雷涌,雷色强雷击打剑骨暴王全身,暴王发出‘昂’地一声哀吼,重重倒在地上抽动。

    波多卡西杰缓缓直起身来,虎视四周:“还有谁……敢来~!”

    他说起话虽然上气不接下气,但这一吼,以及快速的打伤打败猎豹及其魔兽,已经让其他跃跃欲试的人凉了心。

    猎豹卧在泥地里,撑起身子喊道:“伊娜妮迦,快上啊,他已经没多少力气了。还有你们这些人,快动手啊……”他刚才短暂交手,感觉到了波多卡西杰外力虽强,但后劲不足,只要再战一定能将他击败。

    “我知道!可是……可是……可是他还会复原的……”离得较近的巴沙尔心生了怯意,将目光投向了希拉里、玛菲亚和其他人。

    波多卡西杰扶着剑骨暴王背帆的骨板休息了十几好秒钟才喘匀气,看着众人冷笑一声,才从暴王背上跳下去,一歪一歪的向前走,连看都不再看这些人一眼。

    瓦安想上又不敢上,拍了拍守护血狮的脖颈:“你去。”

    血狮低吼了两声,身体却往后缩了两步。

    现在这些人看帝魁,就像看见一件唾手可得的巨大珍宝,想去取却不敢,想走又舍不得。

    忽然,几片树叶飞起,一个蔓妙灵动的身影舞着一柄轻盈的木剑刺向波多卡西杰后背,波多卡西杰听到风声,转身一掌。

    曼妙的身体闷哼一声,发出娇弱却坚强的声音。

    “是林魅女王。”希拉里这发现好久没见到助手卡钦丝了,四处环顾一圈,想到林魅女王独出战:“难道……”

    林魅女王哪里是对手,不过这时候波多卡西杰想要提掌再打,脚下却一疼,低头一瞧,泥地里伸出一只红毛茸茸的手臂,手里拿着把又旧又锈的断刃插在了他的脚面上。

    被埋在泥土里的是尸物B-011,它被海魂葬绞碎,尸体却没‘死’,仅管只剩半截残躯,依然不忘自己的使命目标。

    这一缓,林魅女王长剑再次,刺穿了波多卡西杰的喉咙。

    这一下让人有些意外,也让大家确定了帝魁的外强中干。伊娜妮迦拔剑出刃,身形快速冲杀过去,玄色式一连四招,与林魅女王的枫魂剑舞连续砍杀在帝魁身上。

    帝魁·波多卡西杰被斩得皮开肉绽、东倒西歪,创伤中一击雷霆把林魅女王轰成了渣。希拉里壮起了勇气,勃然大怒,身体化为元素飞冲至帝魁头顶上空:“我要你偿还我助手的命!蛭·千结魔壁·魔根深种!”

    一道根蔓结成的木墙浮在半空,墙面上伸缩出成百上千根刺,对着地上的帝魁猛烈扎击。地面顿时如被雨打,扎出千疮百孔,也将波多卡西杰扎出上百个血窟窿。

    其他人看见这样的情景,再没了胆怯有忧虑,一冲而上。玛菲亚挥起链枷打来,左手戴着铁甲手套挥动如爪,狠狠挖在对方身躯上。瓦安和邦也从深海之蚀的影响下渐渐得以解脱,抡起自己的银色拳甲和斩钢刀一通猛攻,似在发泄自己胆怯时的怨恨。

    科儿连发三箭后,收手警惕四周,而拉丝拉哭得梨花带雨,拿起拉丝勒遗落的长兵器向帝魁杀去。

    波多卡西杰倒在地上,众人再次扒下他的头盔和战衣,将他的手脚和脖子全都砍断,他气若游丝,依然没有死透,嘴里喃喃念叨着:“西莱斯特……柏格法特……”

    这两个名字他来回念叨了好多遍,直到冰稚邪出现在他眼前他才笑了:“西莱斯特·冰稚邪,呵呵呵……”

    冰稚邪用魔法蒸干了身上的水份,干爽的白色发丝在风雨中轻扬。

    波多卡西杰笑个不停,让人都以为他疯了,他笑道:“西莱斯特,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我恨透的那个人……”

    冰稚邪冷冷地凝视着他,不发一语。

    波多卡西杰笑道:“我撑到现在,就是为了跟你们说……这一次是我赢了!你……杀不了我。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身体扭曲着抽了抽,再也不动了。

    最后的话,让冰稚邪心里一沉,心想他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没等他想明白,身体的伤再也强撑不住了,跪在地上一口一口呕起血块。大家都受了伤,伤得都不轻,没人对他的伤势上心,他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取了些药服了下去。他知道自己的肠子断了,断了多少他不知道,反正满肚子都在痛,可能还有其他脏器受了伤。

    猎豹同样伤得极重,但他仍然坚持爬到波多卡西杰的尸体旁边仔细地看着,直到他看到波多卡西杰的尸体正在快速衰变、腐败,只是这种衰变特征才刚刚开始,寻常没有经验的人还看不出来,他身为骑士,又仔细观察这才发现,不由面色一变:“不好,波多卡西杰还没死,这不是真正的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