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正文 九百七十九章 来日再算
    一者,徐洪生到底有领域三境修为,他便用神通偷袭,一时间也必难得手。

    二者,徐洪生既料定自己要反扑,必定守卫森严,他并不知自己的目标锁定方中平,反而弄方中平会有不错的机会。

    一招既出,果然趁乱拿住了方中平。

    “薛向,放开中平,我饶你不死。”

    徐洪生厉声喝道。

    许易冷声道,“老徐,你既杀我大哥,自不会放过我,我若放了方中平不是自己找死么?你若有胆,便连我和方中平一起干掉。

    若是无胆,便放我离开,我可以将姓方的还给你。”

    “主上,大可答应他,此獠的性命迟早我会取来。

    如今,他既已反抗,罪名便坐实了,北斗宫中,再无他立锥之地。

    失了空明府府判的身份,此獠就是一介武夫,灭之易也。”

    方中平急急向徐洪生传递意念来。

    他是真谋士,手上的本事却弱,如今落入许易手中,心中不免惴惴。

    他为谋士,向来将谋身放在第一。

    如今为徐洪生谋划,竟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搭上了,他懊悔不已。

    许易故意不禁锢方中平,便是放任他向徐洪生传递意念,他劝徐洪生费劲,方中平劝徐洪生易如反掌。

    果然,徐洪生妥协了,实在是方中平对他太重要了。

    而方中平的分析也是客观事实,只要许易反出北斗宫,失了身份,便不足为虑。

    当下,他挥手放开大阵,许易朗声道,“铁涯兄,你们先走,某殿后。”

    李铁涯等一干星空盗简直要感激涕零了,早先都传薛向忠义,他们并没往心里去,毕竟,见过的阴私鬼蜮太多,早就不信那些立人设的故事了。

    如今这性命攸关的关头,薛向竟然让他们先走,自己殿后。

    一众自诩忠义的星空盗,人人心中感念。

    李铁涯高声道,“薛兄大恩,某等铭记,自今日始,薛兄但有所命,吾辈便抛却头颅,亦在所不惜。”

    说完,李铁涯率众才打开的缺口,一路狂飙,转瞬消失无踪。

    许易才要从擒拿方中平从缺口遁出,忽地,缺口陡然闭合。

    许易拧眉道,“老徐,你这是何意,莫非反悔了?”

    说着,他紧了紧握在方中平脖颈间的大手,顿时,将方中平脖颈捏得吱吱作响。

    徐洪生道,“放走李铁涯,某已经显露了诚意,现在该你放人了。”

    许易笑道,“当我是三岁小儿么,我若放人,你觉得我还走得出去么?”

    徐洪生道,“没办法,我也信不过你。”

    许易念头一转,松口大手,“老方,现在事关你的小命,我也懒得费神了。

    想必你为了自己的小命,能想出两全其美的主意。”

    方中平传意念,“用三位府判换我,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你没必要杀害他们。

    同样,我家主上也绝不敢冒着得罪三大府的风险,强行袭杀。”

    许易哈哈一笑,“的确是好办法。老徐,方中平说了……”

    他将办法才道出,四方阵中立时起了不少杂音,方中平面红耳赤,心中暗恨不已,姓薛的太阴毒了。

    他用传意念的方式道出此办法,就是希望薛向自己说出,偏偏这混账死活要逼着他去得罪人。

    徐洪生闻声大喜,“也罢,便依你。”

    当下,他召唤三位府判,让他们上前,去换回方中平。

    于他而言,方中平实在太重要了,他决不能让他有任何闪失。

    而三位府判虽也重要,但许易的确没有杀害三位府判的必要,如此换人,正是两全其美。

    面对徐洪生的威逼,三大府判人人心里骂娘,却不得不听命行事。

    三人才行到许易身前十余丈外,六条缚龙索凌空飞出,三大府判不敢反抗,任由缚龙索将他们捆得结结实实,锁死周身关窍。

    随即,三大甲士身形一晃,各自挟持一人。

    徐洪生沉声喝道,“现在可以放人了吧,薛向。”

    许易冷笑道,“不急不急,老方,跟我说实话,阴谋杀害我大哥的是不是你,出主意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的是不是你。”

    方中平面如土色,高声道,“是我,都是我,你怎么说,便怎么是。”

    许易面带微笑,“都这档口了,你还在耍着心机。

    也罢,到了九幽之处,你且记得和九幽之主耍弄你的心机。”

    话音方落,他掌中放出火焰,将方中平烧成火球,转瞬火焰熄灭,方中平化作虚无,连命轮都不曾溢出。

    “你……踏马是找死。”

    徐洪生目眦俱裂,大手一挥,便要喝令合阵,许易长声笑道,“方中平害死我大哥,我杀此贼,为全兄义,死有何憾。

    何况,还有三位府判陪我上路,快哉快哉。”

    今番,方中平设局,无声无息,他丝毫没有察觉,这样的一条毒蛇,许易被咬了一口,绝不可能放回去,再让他下第二口。

    徐洪生暴跳如雷,“合阵合阵。”

    许易大手一挥,三大府判身上的两条缚龙索,各松懈一条。

    失了那条缚龙索的禁锢,三大府判同时喝出声来,“谁敢妄动,老子宰了谁。”

    “老子的命令也不听了,你们该听谁的号令,不清楚么?”

    “徐宫老,我等一心为你效命,现在你竟为了一个谋士,不顾我等性命。

    却不知此番战后,我等皆死,你如何面对袁宫主。”

    三大府判的喝声立时加剧了乱局,上万大军顿时四分五裂,哪里还能合阵。

    徐洪生悲恸之余,也不得不正视三大府判同时阵亡的惨烈后果。

    然而,许易却不愿给他时间。

    当下,他擒拿三大府判,朝着三大府判卫队的结合点突进,瞬间便打开了缺口,突出重围。

    随后,许易大手一挥,三大府判被他砸了出去,便听他高声道,“薛某一日入北斗宫,终身是北斗宫人,今日遭小人陷害,得罪之处,三位海涵。

    老徐,咱俩的账,改日再算。”

    声音传来时,他已化作一团火影,消失无踪。

    “吼!”

    徐洪生仰天怒喝,周身五蕴狂冒,大口喷出鲜血,他真被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