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正文 九百七十七章 二境
    再听说了遂杰的报价后,乌心善,班尔禅二人一致认为遂杰这是在狮子大开口,不过也一致认为,应该帮遂杰尽力筹措。

    密室之内,乌心善沉声道,“依我之见,一两千玄黄珠是决计不可能的,遂杰应该也是在漫天要价,咱们落地还钱,给他弄五六百吧,再补上一两万玄黄精,应该就足够了。”

    班尔禅道,“乌兄言之有理,我也是这个意见,别看许易身死了。

    但证据同样重要,如果一点真凭实据拿不出来,不知有多少小人会趁机攻讦我等。

    毕竟,我三人历经千辛万苦,总算立下如此功勋,岂能不受小人嫉妒。”

    陈炳应声音陡然拔高,“我看哪个狗?的敢?”

    话出口来,他面色阴沉下来,他还真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可仔细一想,的确有极大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

    乌心善道,“所以,许易身死的消息,不能先透出去。

    咱们先要来好处,从遂杰处弄到那枚如意珠,自然万事大吉。

    便有小人想要从中作梗,也没办法。”

    陈炳应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但前后要的资源不少了,这回又要张大口,没有成绩,光靠嘴说,只怕难办。”

    一阵沉默后,班尔禅道,“一直以来,都是光有消耗,没有结果,建兰会不满,也是自然。

    这回咱们用性命赌咒,建兰会那边一定会松口。”

    乌心善抚掌笑道,“不愧是班兄,哈哈,许易已死,咱们这赌咒也就是做做样子,先把资源弄出来,换来如意珠,就可以结案叙功了。”

    陈炳应亦喜笑颜开,“说得好,这回咱们压上性命,建兰会方面怎么着也该相信咱们是有着十成的把握了。”

    三人计较已定,干脆放弃远程联系,离了星空古道,火速赶往大荒界。

    不消两日,三人满载而归。

    主办人都拿性命约誓了,建兰会方面不可能不动容。

    只是陈炳应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过弄来了五百玄黄珠,三万玄黄精。

    不得已,他只能远程联系星空古道那边的留守人员,派留守人员去接洽遂杰。

    最后遂杰松口了,他们才拿了这些资源赶回星空古道。

    入得星空古道,三人弯儿都没转,直接赶来了逆星宫,许易已在那处等着了。

    既是早就谈妥的事儿了,双方没有废话,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地交割。

    陈炳应三人得了如意珠,若获至宝,勉强说了些场面话,便急急告辞离开,火速赶往大荒界去了。

    许易得了资源,三万玄黄精,他并不看重,倒是那五百玄黄珠,他甚为着紧。

    陈炳应等人才去,他便回真灵洞闭关去了。

    这回没出什么意外,炼化两百多玄黄珠时,提供的精纯古玄黄气,便助他命轮中的两道金色浑圆,完全定型了。

    是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五蕴齐现,域根腾出,场域外放,这种领域之内我为主宰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借着滚滚天意放荡,许易取出五色珠,再度蕴养一番。

    于此同时,他依次修炼十方雷吼,裂炎术,真灵神术。

    借助这滚滚外放的天意,修炼神通,能加深理解,事半功倍。

    即便他早就将这三门神通完全领悟,但借助天意袭来之际,果然又得了不少新的体悟。

    修炼结束后,许易赶紧离开洞府,招来金俊眉和任从做了一番吩咐后,他赶去了深空将府。

    通过深空将府的祖脉禁制,他快速潜行到了空明府。

    听闻他归来,李铁涯第一时间来访,同样招来一堆旧部,来给薛向接风洗尘。

    许易深谙和光同尘之妙,当下和众人欢呼痛饮,至天明方休。

    次日,他处理了几件公事,便待去禁卫祖脉禁地的亲卫队处巡查,陈放海遣使来见,约他去福陵宫中见面。

    许易不好拒绝,只好随使前往。

    入得福陵宫,便见一个偌大灶台置在宫中,陈放海一副厨子打扮,正在挥勺,亲自料理菜肴。

    许易配合地做出震惊的表情,“大哥真折煞小弟了,小弟平日最难戒掉的便是这口腹之欲。

    但做梦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能吃到领域三境大能亲手烹饪的绝世美味。

    可惜,可惜……”

    陈放海笑道,“可惜什么?”

    许易道,“可惜今日吃完此筵,只怕世上再无美味。”

    陈放海哈哈大笑,“你说这话,大哥还真不跟你犟,我生平最得意的本事,不是修到了领域三境,而是这一手整治菜肴的本事。

    在我看来,烹饪上的工夫,要达到微妙的地步,绝不逊于领略绝顶神通付出的努力……”

    陈放海侃侃而谈,许易连连点头,他本是虚应,却没想到陈放海竟真的道出许多烹饪的真知灼见。

    许易本就极爱美食,两人就着烹饪聊天,倒也颇为投缘。

    陈放海做了二三十道菜后,让许易来掌灶,许易便也做了几道拿手菜。

    他烹饪习惯来自前世,这一出手,倒也让陈放海啧啧称奇。

    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酒足饭饱,陈放海又请许易饮茶,谈天,入夜便宿在福陵宫,直到次日,才放许易离开。

    陈放海此番约见,并没有旁的事儿,只是单纯的交际,用一种潜移默化的手段来拉拢许易。

    人总是要相处才有感情,才有温度。

    即便许易深谙其中三味,这一餐饭吃下来,也忍不住对陈放海生出不少亲近。

    回归深空将府后,许易接着巡视他的亲卫队,他如今宦囊已丰,赐下重赏。

    这帮本来就是被他从微末之地捡拔上了的亲卫,对他的忠诚度更上层楼。

    巡视完亲卫后,许易便准备下到各路去巡视,忽听,雷声轰鸣,下一瞬,整个空明岛都摇晃起来。

    “握草,这是被人打上老巢来了。”

    许易才醒过味儿来,便听见警铃声大作。

    他腾起身来,正待号召岛上卫队展开还击,便见一道璀璨光芒闪过,整个岛上的禁制完全消失不见,下一刻,他看到了如林旗帜,上万大军已团团围聚,将整个空明岛彻底包围。

    定睛看去,那些旗帜竟都是北斗宫下各府的府旗,居中率领上万兵马的正是另一位宫老徐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