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都市小说 > 龙王的傲娇日常 > 《龙王的傲娇日常》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歪理邪说 !
    啪嗒!

    看到敖夜从毛锋的尸体上面跨过去之后,敖淼淼也紧随其后的跃了过去。

    脚尖一掂,身轻如燕,落地时的姿势优雅从容。

    敖夜做什么,敖淼淼便会跟着做什么。

    用敖屠的话来形容就是:敖夜踩到屎了,敖淼淼也会主动上去踩上一脚,并且安慰敖夜说哥哥不要生气你看我也踩屎了.....

    「想要见我师父,那就从我尸体上面跨过去!」

    敖夜和敖淼淼完成了毛锋提出来的条件之后,才发现他们俩都被这个坏人给骗了。

    毛锋死了,更没有人带他们去见「师父」了。

    坏死了!

    俩人四处张望,只有花红草绿,鸡鸣狗跳,几只肥鹅厥着屁股晃来晃去的,根本就见不到一个人影。

    “哥哥,怎么办?”敖淼淼出声问道。

    “这个问题不应该是他们来考虑吗?”敖夜出声说道:“我们都已经站在这里了,难道他们不需要想着怎么样来打发掉我们?毕竟,我们已经表现出了我们的恐怖实力。”

    “嗯,敖夜哥哥真是聪明,我怎么就想不到呢。”敖淼淼一脸认真的附和着说道。

    “......”

    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只见远处有一个老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老人还在山顶,第二眼看到的时候他在山腰,,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眼前。

    缩地成寸,快到极致。

    老人身材干瘦,穿着一套粗布衣衫,脚上穿着的是一双手纳的黑色布鞋,肩膀上还扛着一杆锄头,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山间锄地回来的种地老农一般。

    他看了一眼敖夜敖淼淼身后的毛锋尸体,脸上无喜亦无悲,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俩位打上山门,杀我弟子,意欲何为?”

    “我们来云梦山讨一个公道。”敖夜看着老农,出声说道。

    “讨什么公道?”老农出声问道。

    敖夜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老农,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不希望这个又是毛锋那样的「小人物」,他需要找云梦山真正的话事人。

    不然,其它人过来都是浪费「龙涎」。

    节省下来的这些龙涎给谁不好?给鱼闲棋的话可以保她这辈子都不会受到失眠的困扰。

    “看他年纪这么大了,头发也都白了,皮肤保养的这么差.......应该就是菜根他们的师父吧?”敖淼淼在旁边补充着说道。

    “小道玄阳,确实是菜根的师父。”老农伸手作揖,出声介绍自己的身份。

    “你一点儿也不小.......”敖淼淼纠正老农的话。

    她不喜欢别人装嫩,除了她自己。

    “和我们比确实是个小道士。”敖夜说道。

    “嗯。就是面相显老了些.......”敖淼淼点头。

    “......”玄阳。

    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样的面相还叫「显老」?

    我是本来就应该这么老好不好?这两个娃娃......

    “世间万物,都有其自然生长的规律。草木枯荣,四季更替,本是天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是,谁又能够青春永驻?谁又能够永生不老?”

    “我和敖夜哥哥啊。”敖淼淼高兴的说道,就像是等待这个问题很久了一样。“我和敖夜哥哥就可以青春永驻,永生不老。”

    玄阳摇头,说道:“你们尚且年轻,不知岁月如刀.......”

    “你这个小道士,敢在我们面前称「老」......”敖淼淼生气的说道。

    敖夜看了他一眼,说道:“这种事情不要和他争。”

    “那好吧。”敖淼淼乖巧点头,看着玄阳说道:“就算你更老一些。”

    “......”

    玄阳不想和这两个家伙废话,因为他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们。

    “既然小道已经自报家门,也请两位告知我身份来历,以及......你们到我云梦山讨还一个什么样的公道?”玄阳声音平静,就像是在和人闲话家常。

    “我是敖夜,她是敖淼淼。”敖夜看着玄阳,出声说道:“你不会也像那个画画的一样,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吧?”

    “哦,原来如此。”玄阳点了点头,说道:“小道虽然多年不问外界俗事,云梦山一应事务都交由师兄弟几人商量着处理......不过,你们两位的名字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之前行走到镜海的赊刀人阴符传音,说在镜海发现了危险因果......然后,师兄弟几人便把顽徒菜根派遣了出去,由他执行此次的任务。没想到的是,菜根一去不返,只说是任务棘手......”

    “馒头担心这个小师弟在外面贪玩忘事,只顾得上镜海美食,却忘记还有正事要办,便把桃花木剑给派了出去......”

    “馒头?”敖夜看向玄阳,问道:“那个胖子?大师兄?”

    他把人杀了,却忘记询问别人的名字。

    当然,也确实没什么好问的,反正他也记不住。

    “正是劣徒。”玄阳一脸憨厚的笑着,用相当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一心想要做个厨子,所以看起来确实胖了一些......等到桃花木剑也久去不返,馒头这才觉得情况有异,于是便向我告了一声假,带着他苏棋师妹下山去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你们兄妹的名字......”

    “我们不是亲生的哦。”敖淼淼出声说道。

    “......”

    玄阳瞥了一眼地面之上的毛锋尸体,说道:“既然你们俩位找到了我云梦山,那么......我那几个徒弟怕是都凶多吉少了吧?”

    “菜根活着,桃花和木剑也活着。不过,你那个大弟子和一个下棋的女孩子......他们俩死了。”敖夜如实相告。

    “果然如此。与小道所料想的不差。”

    “你一点儿也不伤心?”敖夜看着玄阳的表情,奇怪的问道。

    当他知道达叔重伤要死的时候,恨不得要把那些害他的人碎尸万段,毁灭世界.....

    这个老家伙很有意思,看到毛锋尸体的时候,不悲不怒,就像是躺在地上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现在说起他其它几个弟子的生死存亡,也同样的没有任何情绪,从他的话语中甚至听不到一丝一毫的愤怒存在。

    难道出家人都斩断了七情六欲?无喜也无悲?

    “怎么会不伤心呢?”玄阳出声说道:“只是,生死由命。劫数在此,人力又如何能与其抗衡?更何况人都已经死了,伤心又有何用?以命抵命就是了。刚才你们说来云梦山讨还一个公道......小道也想给这些死去的弟子讨还一个公道。”

    “这才像是个正常人。”敖夜点头说道。“你想报仇?”

    “理应如此。”玄阳出声说道:“所以,我要先问清楚你们要讨的公道是什么,然后我再讨还我的公道。天有纲,地有常,任何事情都有个先后顺序。”

    “我们兄妹在镜海,遵纪守法,低调谦逊,何曾招惹过云梦山?何曾招惹过任何人?为何云梦山派人去扰乱我们的宁静生活?在发现自己难以完成任务之后,那个胖子......就是你说的大师兄馒头竟然下毒毒害我的亲人,这就是你们云梦山行事之道?”

    “我听他们说过那句预言:星火焚城,黑龙入侵。可曾实现?”玄阳问道。

    “没有。”敖淼淼嘴硬的说道。“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呵呵呵......”玄阳大笑出声,说道:“小姑娘,你能够蒙蔽得了小道,却蒙蔽不了这天地人心。难道当真没有出现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敖淼淼不服气的说道:“什么星火?什么黑龙?你说出现了,你去找来我看看。”

    “我那个徒弟虽然贪玩好吃,但是却极其擅长易经相术,既然他用《鬼眼经》推算过,那就一定不会看错.......或许,星火和黑龙就在你们身边也未可知?我们是旁观者,有眼障,有识障。你们是经历者,自然清楚这些到底是些什么。”

    “所以,就因为你们一个预言,就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倒没有那般绝情。”玄阳摇了摇头,出声说道:“云梦山的宗旨只为了解决问题,倘若解决不了问题,才会把有问题的人给解决掉。”

    “什么样的人是有问题的人?”

    “给城市,或者给人类带来危险的人。”

    “衡量标准是什么?就凭你们一家之言?你们说谁是好人,谁便是好人。你们说谁是坏人,谁就是坏人?”

    “我们相信《鬼眼经》,相信自己的眼睛。云梦山门人心怀正义,行的端,坐的正。一言一行,都经受得住考验。”玄阳出声说道。“怀恶心,行恶事,不被天道所容。”

    “包括给无辜的人下毒?”

    玄阳看向敖夜,说道:“倘若云梦山的人当真给某个人下毒,那么,那个人一定不会无辜......是不是?虽然我不知道镜海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想,既然馒头选择给那个人下毒......那个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吧?或许,他也是镜海的危险因素之一。”

    “歪理邪说。”敖淼淼气愤之极,出声喝道:“我们在地球上面生活了那么多年,只会帮人救人,何时害过人?怎么就成了危险因素?我说你们云梦山才是危险因素,才是人类的毒瘤......你这个狗东西,年纪不大,心却是坏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