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穿越小说 > 朕又不想当皇帝 > 《朕又不想当皇帝》正文 296、兄弟
    瞎子摇头道,“我感觉你的脾气跟之前不一样了。”

    他印象中的洪安一直是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的。

    想不到如今居然会主动找人搭话。

    “当然,以前呢,我脾气很大的,但是现在我是在压着我的脾气,”

    洪安抱着胳膊冷哼道,“如果不是我功夫不到家,我一定会让你试试到底是我的手硬还是你的嘴巴硬。”

    瞎子笑着道,“勉之勉之,每一个有梦想的人都是了不起的,望姑娘早日长剑横九野,高冠拂玄穹。

    到时候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也不敢违背。”

    “王爷说,你这种话就叫毒鸡汤,”

    洪安明知道他看不见,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之所以给人灌鸡汤,就是因为肉都被你们这些成功者给吃完了,只肯给别人汤喝。”

    瞎子道,“我是实话实说,不过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姑娘还需要勤奋一点。”

    “你的意思是我不够勤奋?”

    洪安很是生气的质问道。

    “你误会了,”

    瞎子摇头,话锋一转道,“我的意思是你比较懒。”

    “你......”

    洪安气的小脸涨红。

    最可气的是对方还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不知道自己生气了!

    “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

    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瞎子依然自顾自的道,“你我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运气不错,遇到了总管和王爷这样的伯乐。”

    他父母在飓风中双亡,自己又双目失明,实在是孤苦伶仃。

    而洪安的境遇又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有父母还不如没有。

    好在,两人的气运都算不是不错,皆遇到了总管与和王爷,使他们脱离苦海的同时,给了他们大造化。

    “我的运气一直不差。”

    听见瞎子的话后,洪安一时间无法辩驳。

    她必须承认,瞎子说的是对的。

    如果没有总管与和王爷,她这会估计跟安康城许多穷人家的女孩子一样,早早地嫁人,此刻正应该在寒风中背着孩子汲水浆洗衣物。

    那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她现在简直不敢想象。

    “天寒了,进屋里去吧,别冻着了。”

    瞎子笑笑,转身就走了。

    “你是个瞎子,我却是个傻子。”

    洪安怔怔的看着他渐渐没入漫天大雪中的身影喃喃自语。

    布政司衙门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穿着白色的狐皮披肩,对身上飘落堆积的雪浑然不觉,依然对着守在门口的刘阚拱手道,“阚仔,你我兄弟一场,帮我通传一声吧,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叶琛,你上次还没挨够揍?

    这次再喊他出来,真怕他把你打死。”

    刘阚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很是无奈。

    这是叶秋的亲弟弟叶琛。

    叶家虽然家大业大,在白云城算是一方富豪,他刘家自然无法与之相比。

    但是都是白云城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与倨傲的叶秋不一样,叶琛为人谦逊,对刘阚这样的普通人也是真心相待。

    所以,一直以来,两人的关系都勉强过得去。

    此刻,刘阚真心相劝,恨不得大喊一声,不要来找揍了,你那亲哥真不是玩意!

    毫无人性的。

    叶琛依然坚持道,“阚仔,这些我是知道的,有劳您了。”

    “哎,虽然我不知道你兄弟二人何以至此,但你非要见,我也没有办法,”

    刘阚拍了拍身上的雪道,“也不求你报恩,只希望别牵连到我就好。”

    他记得江仇上次去通传的时候,因为太多嘴,嘴巴整整肿了七八日。

    此刻,他怀着“必死”的决心,大踏步的入了衙门,一番左拐右拐之后,走到了叶秋的厢房门口。

    砰砰敲了好几次门,突然门开了一个缝,发现只是虚掩着的。

    正准备大着胆子推门进去看看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他硬着头皮回过头一看,居然是洪安,他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道,“原来是你,吓死我了。”

    洪安笑着道,“如果是叶秋,他走路是没有声音的,他不想让你发现,你是发现不了的。”

    刘阚讪笑道,“是啊,我没想到这个。”

    洪安道,“你鬼鬼祟祟的想干嘛?”

    刘阚没好气的道,“什么叫鬼鬼祟祟?

    我刚才拍门发现没人,就想进去看看。”

    洪安道,“如果屋里真有人,是不需要你敲门的。”

    “行吧,你说的是对的,”

    刘阚叹了口气,以叶秋的功夫,大老远的就能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洪安正要说话,突然眉头一皱,径直走了。

    刘阚好奇怎么回事的时候,猛然感觉空气让人窒息,好像比刚才更冷了。

    侧下脑袋,看到了自己正在找,但是此刻又突然不敢面对的人。

    “你找我?”

    叶秋背着手淡淡地道。

    “是啊,”

    刘阚咬牙道,“不是,是门口有人找你,我就是给你传个信。”

    不等叶秋回话,头也不回的跑了。

    在这种人面前多停留一会都是折磨,他真怕自己得了疯病。

    他大喘气的跑到门口,发现叶琛已经不在了。

    前面还信誓旦旦的说见不到自己的兄长就不走,现在就没了人影?

    这不是涮人玩吗?

    万一回头叶秋见不到人,责怪自己,那自己不得凉凉?

    旁边的值守孙太低声道,“叶秋刚刚已经过来了,把叶琛给提溜走了。”

    “哦,原来如此。”

    想到叶秋恐怖的轻功,刘阚恍然大悟。

    自己跑的再快,还不如人家纵身一跃。

    既然叶琛被叶秋带走了,他只能在心里替叶琛默哀。

    毕竟他想帮都帮不了啊!

    叶琛一个不注意被兄长从身后提溜着衣领,因为速度极快,原本轻飘飘的雪花此刻撞在脸上,跟刀割一般疼。

    忍着疼痛,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好在没有多长时间,他便感觉到风雪在面前慢慢减小,噗通一声,他直接被甩在了地上。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出于本能用手摸了摸脸,居然有冰渣子,小心翼翼的揭下来,居然是自己的血凝结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