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穿越小说 > 侯门庶子 > 《侯门庶子》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忽悠
    看着贺元盛信心十足的样子,钱勇不在多言,倒是叶雨梦、问了一句:“老爷,安南那边,要如何应对。”

    “如今正刮北风,不用二十天,前线的军队,就可以在水师的护送下,抵达广西。

    只要抽调数万兵力,就可以守住镇南关。”

    顿了顿,继续开口:“届时在派出一支兵马,从海上登岸,直击升龙城,战事即可平定!”

    听完贺元盛的计划,叶雨梦微微一笑,道:“看来老爷是早有主意了!”

    “一个安南而已!”

    贺元盛一点也不把弹丸小国放在眼里,与之相比,南京城的情况,才更重要。

    紧接着,贺元盛提起笔来,写下一道道军令,让人骑快马,送去前线。

    夜色降临之时,南京城,皇宫内,陈士骏跟李善才二人,皆穿着小太监的衣服,劝说小皇帝。

    “皇上,贺元盛的不臣之心,越来越明显,若是还不动手,铲除奸佞,恐怕江山难保啊……”

    陈士骏苦口婆心的劝说,表现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朕看长宁侯,没有什么不臣之心!”

    小皇帝低声回应一句,还偷偷看了李善才一眼,目光中漏出一丝厉色。

    “现在的贺元盛,羽翼未丰,做的自然不太明显。

    可皇上想想,他是如何对待皇室子弟的,又是如何对待太上皇的!”

    接着话锋一转:“就算太上皇有天大的罪恶,可身为臣子,却没有半点恭顺之心,其心思,不是昭然若揭。”

    听到陈士骏,提起永昌帝,小皇帝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对这个生身父亲,小皇帝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有的也只是一腔怨恨。

    可陈士骏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几分,因为永昌帝是其生父,哪怕坐下恶事,也不该被臣子圈进。

    思索了一下,小皇帝开口道:“陈卿家有何打算?”

    “请皇上即刻下旨,诛杀奸佞!”

    此言一出,小皇帝的脸色变了,他虽然年少,也不够聪颖,却知道诛杀贺元盛,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

    看到小皇帝的脸色变化,陈士骏马上猜到,对方在想什么,继续开口劝说:“皇上,臣等已经谋划好了,只要皇上同意,就可以行清君侧之举。

    等铲除奸佞以后,皇上立刻亲政,统御天下……”

    这番话,让小皇帝有些意动,露出几分思索之色。

    只是小皇帝,没瞧见陈士骏眼中,露出的嘲讽之色,否则绝不会有别的想法。

    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小皇帝身边的人,不停的给其洗脑,说陈士骏是忠臣,一心为国为民……

    身边的人,都在说陈士骏的好话,小皇帝的经历又不足,自然很容易被欺骗,一来二去的,也就把陈士骏、当成自己人了。

    “长宁侯掌握兵权,党羽无数,要如何除掉?”

    思索了半天,小皇帝还是意动了,因为亲政、掌握权利的诱惑太大。

    “皇上,臣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只要您亲自下旨,并在关键时刻,出来安抚人心,就可万无一失!”

    半点计划都不露,明显是不信任小皇帝,若是一个有经验的人,根本不会被陈士骏说动。

    可小皇帝的经验不足,当即点了点头,道:“朕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的!”

    小皇帝倒是没傻透腔,打算坐等成果,至于亲自下旨的事,他不想做。

    因为一旦事败,没有亲笔圣旨,小皇帝可以推脱责任,这也是他留的后手。

    “皇上,你不下旨,名不正,言不顺,无法说动别人……”

    陈士骏继续忽悠,因为小皇帝的作用,就是下旨安抚人心的,否则浙党官员,岂会费这个心思。

    但陈士骏怎么说,小皇帝也不同意,让一旁的李善才,有些火了:“臣等冒着身死族灭的风险,为皇上清理奸佞,难道皇上就这么不信任臣等吗!”

    这番话,让小皇帝有些畏惧,下意识的看了陈士骏一眼。

    “李阁老,不得无礼,还不向皇上请罪!”

    陈士骏开口指责,然后扭过头去,看向小皇帝:“皇上,李阁老性情刚烈,情急之下,才会对皇上不敬,还望皇上仁慈,饶他一回。”

    陈士骏的话音一落,李善才果然跪倒请罪:“臣一时情急,还望皇上恕罪。”

    “爱卿平身,朕不怪你!”

    李善才的跪倒请罪,让小皇帝松了一口气,隐隐还有一些,执掌乾坤的感觉。

    毕竟他这个皇帝,被压迫的太久了,不说贺元盛,就是李善才,也不将其放在眼里。

    双方都是有默契的,无视了小皇帝,顶多保持表面上的恭敬。

    可小皇帝怎能愿意,当一个傀儡,再加上身边的人,不断鼓动,自然有了铲除贺元盛之心。

    因为他明白,掌握兵权的贺元盛,才是他亲政、掌权的最大阻碍。

    “皇上,臣没有冒犯之意,可皇上再不下旨,等到贺贼羽翼丰满,就来不急了。”

    接着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前去,来到龙书案前:“请皇上下旨!”

    说完,李善才还拿起笔来,递到小皇帝的面前。

    这番举动,让小皇帝刚刚的飘飘然,消失不见。

    还好陈士骏立刻上前,大喊一声:“放肆,李阁老,你怎敢如此无礼,还不给我退下。”

    这回李善才没有退缩,再次跪倒在小皇帝的面前,高举着毛笔,开口道:“情非得已,还望皇上恕罪。”

    顿了顿,继续开口:“若是皇上不肯宽恕,待除掉奸佞,臣愿以这条老命,向皇上赔罪!”

    说完,眼角还留下了一丝泪水,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却不被君王理解的样子。

    “唉!”

    李善才的话一说完,陈士骏也停下脚步,下意识的叹了口气。

    两个人的表演,还真骗过了小皇帝,使其心中,有了些愧疚感。

    这时,陈士骏再次开口:“李阁老,既然皇上不愿下旨,那就算了吧,你我拼尽全力,能做到哪步,算哪步吧!”

    这番话,让小皇帝有些动容,李善才也适时的,放下手中的毛笔,面露无奈之色。

    “不行,若是皇上不下旨,我们卖命有什么用!”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身侍卫服饰的高进忠,走了进来。

    “二位大人,若是皇上不下旨,这次的事,本王就不奉陪了,反正这天下,又不是我家的,给谁卖命不是卖?”

    语毕,还用不满的目光,看向小皇帝。

    这种目光,让小皇帝打了个冷颤,露出几分害怕之意。

    “荆王,不得无礼!”

    陈士骏冷冷的斥责,一旁的李善才,也站起身来,对高进忠怒目而视。

    “无礼,无礼又怎样,反正这天下,就要换主人了!”

    顿了顿,画风一转:“既然皇上不信任你们,何必费那个心思,干脆改换门庭。”

    说话间,高进忠的脸上,还露出几分杀意。

    这番话,倒是让小皇帝恐惧起来,而且联想到很多。

    又看了看李善才跟陈士骏,小皇帝终于开口了:“二位爱卿,真的有把握!”

    “臣有十足的把握。”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很坚定。

    “那好,朕就下旨!”

    说完,就一伸手,李善才也顺势,把毛笔递了过去。

    “臣一时情急,言语多有不恭,还望皇上恕罪,别跟臣一个粗人计较!”

    高进忠适时的跪倒,开口请罪,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无奈之下的选择。

    “算了!”

    小皇帝淡淡的回应一句,只是城府不深,脸上的不满,没有藏好。

    这让高进忠异常不屑,暗道,一个傀儡,也敢不满。

    到是李善才跟陈士骏二人,都松了一口气,在小皇帝俯下身去,书写圣旨时,对视了一眼。

    很快小皇帝写好了旨意,交给陈士骏收好。

    之后又密谋了一番,陈士骏三人,这才告辞离开。

    “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让朕执掌大权。”

    三人走后,小皇帝低声的自言自语,脸上还露出几分期盼之色。

    可小皇帝却没看到,那个在他身后,平时总给其讲故事的心腹太监,却面露嘲讽之色。

    而在李善才三人,离宫不久,一个小太监,跟一个黑衣人碰了头,并给了对方,一张纸条。

    半个时辰之后,叶雨梦收到了纸条,然后去找贺元盛。

    “老爷,一个时辰以前,李善才、陈士骏、高进忠三人,乔装成太监、侍卫入宫,跟小皇帝密谋了半个时辰!”

    “看来是要动手了!”

    贺元盛不屑的说道,然后问了一句:“小皇帝有什么反应?”

    “没有任何反应!”

    “唉!”

    这个回答,让贺元盛叹了口气,而后开口说道:“原以为,他比其父兄聪明一些,现在看来,还是一般无二啊!”

    贺元盛对小皇帝,还算是不错,也想让他平安走完最后的两年。

    可对方竟然跟浙党走到了一起,就让他有些郁闷了,也感觉到对方的愚蠢。

    “老爷,这样不是很好吗!”

    叶雨梦笑着回应一句,脸上也带着几分得意,好像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