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第一吏 > 《大明第一吏》正文 第338章 万历皇爷的人情
    “什么?”

    “小李三儿遇刺了,损失还极为惨重?”

    西苑,已经是凌晨时分的寅时中了,正熟睡的万历皇爷,陡然被这等惊悚的消息惊醒。

    稍稍震撼的错愕后,他的老眼中便是一片低沉的阴翳,直勾勾的盯着过来汇报的小豆子,不带有一丝人滋味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字一句跟朕说明白!错一个字,朕便唯你是问!”

    “是,是……”

    小豆子怎敢怠慢,忙是将刚刚收到的消息,仔细对万历皇爷汇报一遍。

    待听到李春来没事、只是受伤之后,万历皇爷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的精神舒缓了一些。

    但转而又听到,李春来一行竟死了八个人,残留的也是人人带伤,万历皇爷的老脸又是被阴翳填满。

    虽说他一辈子从未出过京师,更没有到过战场,但他在位早已经四十多载光阴,便是太祖爷、成祖爷都远不及他的在位时间。

    这些年来,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自是很明白,这等事情,对李春来的打击有多大,那种怒意,到底有多么甚!

    这么多好儿郎,没有死在征伐辽东的战场上,却是在此时,在这京师城,如此不明不白的卑微死去……

    这谁能忍?

    倘若换在十几二十年前,万历皇爷就算震怒,却绝不会像是此时这么失态。

    因为那时他还春秋鼎盛,对这个庞大的帝国,拥有着强大的掌控力,就算一些事物出现偏移,他也有强大的自信,能将其扭转到正确的轨道上。

    可此时……

    他早已经知天命,身体情况也越来越不好……

    而李春来,是他好不容易、千挑万选,才选出来能为大明、为他的后世子孙镇边陲的人选,又怎能在此时让李春来生了怨恨?

    “小豆子,速给朕更衣,朕要亲自去看看李将军!”

    说话间,万历皇爷已经是一瘸一拐的起身来,伸开了双臂。

    “皇爷,您……”

    小豆子登时被吓的魂儿都要飞出去了,惶惶不如所措。

    万历皇爷这才缓过神来,脸色阴沉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龙床上,看向了他的一只脚。

    没错。

    万历皇爷的一只脚有恙!

    说人话便是,万历皇爷现在有点跛了……

    其实,这是万历皇爷从娘胎里便带有的毛病,在他年轻时,勉强还能克制,可随着年龄愈发的增长,他显然很难跟这种生理性的缺陷斗争。

    他之所以几十年不上朝,或许,这方面也是一个极大的原因。

    试想一下便可知。

    若是有人知道了他的隐疾,身为天子,居然是个瘸子,他又如何能彻底掌控这个庞大的帝国?

    “这事儿是朕冒失了。”

    万历皇爷转而便冷静下来,低沉道:“小豆子,这样,你现在便亲自代朕去看望李将军!询问他,有什么要求!只要是要求正当,朕,会尽力满足他!”

    “是……”

    ……

    “嘶,唔……”

    “三儿,你忍着点,马上就好了……这些砂石若不及时挑出来,恐怕有大麻烦啊。还好,那帮人没有淬毒……”

    此时,客栈的房间内,李春来只穿着一条白内裤,整个身体都被绑在了床上。

    而俞瑶则是一边含着泪,一边小心的拿着烧过的匕首,破开李春来右臂和后背的伤口,挑取那些砂石。

    旁边不远处,便是戚元功、毛文龙、满桂他们,都有些不敢看了。

    这等痛楚,岂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啊。

    可直到此时,李春来除了抽冷气,竟是楞没有发出一声惨叫。

    甚至,李春来回来后,若不是俞瑶发现了他的伤势,他自己都不知道的……

    而李春来有着众人的保护,还是好的,陈六子、马五他们,还要更惨……

    陈六子因为贴的李春来很近,有周围的兄弟帮分担火力,只是后腿和脸上受伤了伤,虽是不免要破点相,但终究没有太严重,不会影响他日后的矫健。

    可马五那边就大惨了……

    他的两条腿都受到了伤害,又强撑着这么久直到出来,就算手术做的还成,但以后能恢复到什么模样,依然要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了……

    小豆子急匆匆赶来,正看到这一幕。

    饶是他在宫里已经见识到了不少的黑暗面,可暮然看到眼前的场景,他还是止不住的有想呕吐的感觉。

    特别是李春来那种野兽般的狰狞表情,却又强撑着不发出什么声音,直给小豆子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这时,终于有些明白了,为何,为何这位传说中的李三爷能走到此时了,这是个真亡命啊……

    小豆子本来已经进了门,却并没敢打扰正在手术的李春来,又小心的悄然退回到门外。

    直到手术结束了,还算成功,李春来已经虚弱的睡过去,他这才是过来招呼众人。

    “我们有什么要求?”

    “自然是最短时间内抓到凶手,将其千刀万剐!不,必须夷三族!!!还有,所有与之相关的人,必须要受到惩罚!!!”

    饶是面对的是小豆子,毛文龙也强撑着保持着克制,却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直要吃人一般。

    戚元功、满桂他们自也不消说,都已经到了要爆炸的临界点。

    小豆子着实被吓坏了。

    他已经料到,这事情绝不可能善了,却是也没想到,这帮人居然能狠到这个程度……

    “豆公公,请听我一言……”

    正当小豆子连连点头,准备回去回复万历皇爷的时候,李春来忽然挣扎着起身来。

    “李将军……”

    “三儿……”

    众人都被吓坏了,谁能想到,李春来居然在这时候醒了?忙是急急围上来,却又不敢乱动,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俞瑶虽只想让李春来休息,可看到李春来强烈的意愿,只能先扶李春来起来。

    李春来脸色苍白的看着小豆子,无比虚弱的道:“豆公公,感谢,感谢皇爷对我李三儿的呵护。但此事,不宜大动干戈,最好封锁消息,一切照旧……豆公公,劳烦您回去禀报皇爷,待我身体稍稍恢复,必进宫向皇爷解释……”

    “李将军,这……”

    小豆子本以为李春来要大发雷霆,谁曾想,李春来居然要把这事情给平下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豆公公,就劳烦您回去这般跟皇爷禀报,千万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

    李春来说完,已经疲惫的不像人样。

    小豆子忙是含着泪拼命点头,转而便是急急离去。

    “三儿,这,这是为何啊……”

    毛文龙他们也都是直掉眼泪,想问李春来,可李春来这模样,显然不适合再说话,他们只能是先强忍着。

    ……

    “什么?”

    “李将军要封锁消息,一切照旧,不大动干戈?”

    天色还未亮,小豆子已经赶回了西苑,把事情详细汇报给万历皇爷。

    这让老谋深算的万历皇爷都陷入了深思。

    不过,老辣如他,很快便是明白了李春来的深意,不由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也无怪乎,大势一片倾颓,这小李三儿,却一枝独秀,一路冲杀到此时了。

    他的那种冷静,那种洞若观火的洞察力,便是他万历皇爷都有些嫉妒了。

    “既然这般,那便依李将军的意思吧。”

    半晌,万历皇爷缓缓道。

    想了想又道:“小豆子,此事须得隐秘,要非常隐秘。这样,你马上便去寻御医,秘密为李将军诊治,若有可能,务必不能耽误了后日的封赏!”

    “额,是……”

    ……

    迷迷糊糊间,李春来终于恢复了意识,隐隐感觉他好像喝了很多药,做了个很长的梦,有些挣扎的睁开了眼睛。

    旁边,俞瑶坐在一旁,止不住的连连瞌睡。

    而外面,阳光正好。

    “姐,现在,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给我弄点水喝……”

    李春来有些嘶哑的开口,强撑着要支撑起身体。

    “嗳,三儿,你醒了?现在已经午时中了,别乱动,我来扶你。你等着,我马上去给你倒水喝……”

    俞瑶登时又惊又喜,忙是小心把李春来扶起来,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李春来的伤势,见没有异样,这才是急急起身去倒水。

    看着她曼妙的腰.臀曲线,饶是李春来早已经拥有,却还是有些移不开不光,又嘶哑的道:“姐,别离开我,你若离开,我怕,怕是会活不下去的……”

    俞瑶娇躯登时一滞,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是满眼泪水,重重点头道:“三儿,我,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离开的……来,先喝点水……”

    ‘咕咚咕咚’喝了一大通温度刚刚好的温水,李春来面上看着还有些虚弱,可得益于身体强大的恢复能力,他此时已经好了很多。

    不过,就算身体天赋强大,这个过程中的痛苦,李春来却是一样没少……

    但这也让李春来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姐,我,我依稀记得,皇爷身边的豆公公好像来过,现在什么情况了?”

    缓了缓,李春来低低问俞瑶。

    俞瑶这时也缓过来一些,忙道:“三儿,豆公公的确来过,而且,还来了好几次,刚刚不久前才离去。还带了御医来给你诊治。还有,六子他们,御医也都看过诊了,大家现在都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要修养一些时日……”

    说着,她纠结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问:“三儿,你,豆公公第一次来的时候,你意识还清醒吗?为什么,为什么拒绝了皇爷要帮你伸冤的要求啊……”

    “皇爷要帮我伸冤?”

    李春来这时已经恢复了许多,脸上也见了血色,不由一笑:“这事情,不可说啊。而且这冤,皇爷怕很难为我伸!”

    “这,这是为何?”

    俞瑶不解的看向李春来,又是担忧又是有点小生气。

    李春来有些深情的看向俞瑶的美眸:“姐,能让皇爷他老人家欠我李三儿人情的机会,可绝不多!我又怎能不知好歹,如此轻易的便把这人情用掉了?自然是用到更合适的地方!”

    说着,李春来笑道:“比如,娶某个贤惠、但是床上活却不太好的某个小姐进门。”

    “啊?”

    俞瑶先是一惊,转而俏脸便止不住的红透了,简直做梦也想不到,李春来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一时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