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修真小说 > 道门生 > 《道门生》正文 第1827章 司马家半祖脱困
    司马奇没有丝毫跟东方墨废话的意思。随着他口中吐出一个“疾”字,悬浮在他身后的一柄柄飞剑,带着一道道模糊的尾光,向着东方墨铺天盖地而去。

    见此东方墨撇了撇嘴。

    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在他身下的苍天大树抖动了起来,一根根银色的枝桠带着犀利的破空声,向着前方密密麻麻的飞剑迎了上去。

    “锵锵锵!”

    而当触及的瞬间,就是一阵利剑拼刺的声响传出,同时还能看到满天火星弹射,使得昏暗的此地都被照亮了几分。

    接着让东方墨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柄柄锋利的飞剑,在跟漫天银色枝桠拼刺的瞬间,前者就溃散成了一缕缕白色的气息,而后从漫天枝桠的缝隙中钻过了过去,出现在了枝桠后方的东方墨面前。

    不止如此,一缕缕白色气息重新凝聚成了锋利的飞剑,继续向着后方的东方墨爆射过去。

    而且此刻的东方墨,仿佛具有某种特殊的吸引力,原本分散的飞剑,具是向着他而去,这一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漏斗,而东方墨就是漏斗的中心。

    东方墨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凶险气息。千钧一发之际,他一挥手,三道流光就从他的袖口中激射了出来。体积大涨之下,化作了三颗丈许大小的浑圆石头。

    将本命三石祭出的瞬间,这三颗本命石就围绕着东方墨,看似毫无规律的旋转,瞬间形成了三石阵。

    几乎是三石阵刚刚成形的瞬间,漫天飞剑就尽数爆射在了此阵上。

    一时间只听砰砰之声接连不断。凡是触碰在三石阵上,宛如实质的飞剑都会爆开成一缕缕白色气息,而且这一次,再也无法成形。

    就在东方墨轻松将对方的攻势给化解下来之际,蓦然间一股浓烈的危机,将他给笼罩。

    “轰!”

    而后就是一声巨响。

    一柄看起来虚幻无比,但是足有十余丈之巨的飞剑虚影,隐藏在漫天飞剑中,刺在了东方墨布下的三石阵上。

    在这一刺之下,以稳固和防御力惊人著称的三石阵,竟然开始疯狂动摇,而后三颗本命石散开,以东方墨为中心,从三个方向飞射了出去。

    与此同时,东方墨的身形也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那柄看似虚幻的巨剑,在将三石阵给破开后,变得越发的虚幻,不过这一刻去势不减丝毫,继续对着下方的东方墨劈了下去。

    “嗡!”

    一层血光从东方墨的身上撑开,宛如蛋壳一般将他给笼罩了起来。

    正是他激发的生罗珠。

    “锵!”

    虚幻巨剑劈斩在他激发的血色罡气上,发出了一声巨响。一时间东方墨激发的罡气,都在时明时暗的乱颤。

    蓦然抬头,他通过斩下的虚幻巨剑,看向了后方的司马奇,脸色颇为阴沉。

    与此同时,只见那柄虚幻巨剑,越发的模糊,直至从他面前消失无踪。

    “呼啦!”

    东方墨大手往上一挥。

    “咻……咻……咻……”

    随着三道破空声,只见他的本命三石冲天而起,没入了头顶的虚空,继而消失不见了踪影。

    “嗡!”

    与此同时,一股沛然的重力陡然降临,将前方的司马奇给笼罩。

    在这股惊人的重力之下,只见司马奇的身形猛然往下一沉。就连其脚下的地面,都深陷了三尺。

    “嗡!”

    接踵而至的,是一圈黑色的神魂波纹从头顶的高空降临,亦是刹那就将司马奇给笼罩。

    在被神魂波纹给罩住后,即便是司马奇有着归一境后期修为,但是他的眼中也浮现了些许浑额。

    “唰唰唰……”

    接踵而至的,就是一阵犀利的暴雨声,从头顶的天空降落而下。

    仔细一看,赫然是一颗颗豆大的黑色雨珠,这些黑色雨珠无一例外的,全都是黑雨石所化。每一滴,都带着惊人的穿透力。

    眼看大片黑色雨珠,就要落在司马奇的身上,千钧一发之际,司马奇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陡然惊醒了过来。

    一时间此人身上金光大涨,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待得金光暗淡下去后,此人已经变了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尊金色的铜像。

    “铜人功!”

    东方墨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施展的乃是佛门神通。

    “叮叮叮……”

    而当诸多的黑色雨珠,尽数落在司马奇的身上后,当即发出了一阵连绵不绝的交击声响。

    虽然黑雨石穿透力惊人,但是落在施展了铜人功的司马奇身上,并未对此人造成太大的损伤。

    “嘭!”

    不止如此,司马奇双腿弯曲之下绷直,向着东方墨弹射了过来。尚在半空,此人的身后,还浮现了一圈金色的光轮,看起来极为奇特。在这圈金色光轮浮现后,司马奇所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些许涟漪。

    这种光轮东方墨倒是有所耳闻,只有将佛门神通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才会显现出来。

    一些半祖境的佛门修士,背后的光轮更是有三层之多。

    尚在半空,司马奇口中就宛如喃喃的叨念出了一种高深的佛门经文。

    经文声落在东方墨的耳中,他当即觉得头晕目眩,仿佛他的周围,有十万僧人同时在对着他诵经,让他有一种心烦意乱之感。

    关键时刻,他猛然一咬舌尖,剧痛之下他终于清醒过来。

    “嘿嘿嘿……”

    当看到司马奇此人,竟然将佛门神通修炼到了如此高深地步,东方墨咧嘴一笑。接着一翻手,从镇魔图空间中,取出了那根蚩古族独角。

    方一将此物给拿出来,东方墨体内法力就猛然注入其中。

    霎时,从他手中的蚩古族独角上,爆发出了一股青黑色光芒,照耀在了前方掠来的司马奇身上。

    在被青黑色光芒给照耀的刹那,司马奇只觉得青黑色光芒,融入了他的体内。

    一时间,他就感受邪恶、凶戾等各种负面情绪侵袭而来。

    “唔!”

    但听司马奇口中一声闷哼,而后他的眼中的清明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邪恶、凶戾等各种负面情绪。

    “啊!”

    只听此人张嘴一声嘶吼。

    只见司马奇身上因为施展铜人功散发出来的金光,直接变成了青黑色。

    “唰唰唰……噗噗噗……”

    接踵而至的,就是大片黑雨石化作的雨珠落在了他的身上。而这一次,失去防御力的司马奇,身躯当即被打得千疮百孔,就像是鲜血淋漓的马蜂窝。最终化作了一滩肉泥,散落在地上。

    东方墨抬起手来屈指一弹,一簇黄色火苗激射而出,打在了此人形成的肉泥上。

    霎时,只见司马奇化作的肉泥熊熊燃烧了起来。

    不过此人并未死去,在火焰的包裹下,只见鲜血不断的挣扎。

    “一起死吧!”

    蓦然间,只听从碎肉化作的鲜血中,传来司马奇的一声低吼,而后被火焰包裹的鲜血,就向着东方墨呼啸而来。

    “就凭你!”

    东方墨了冷笑。

    随着他心神一动,他脚下的苍天大树再次有一根根的银白色枝桠爆射了出去,直接没入了司马奇化作的鲜血中。

    而后就见枝桠翠绿之色大涨,生机法则滚滚爆发而开。

    只是就在东方墨以为,他能够轻易将重伤的司马奇体内的生机给吸干之际,一朵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花印记,浮现在了此人化作的鲜血中。而后就见司马奇化作的鲜血,对银白色枝桠,以及其上爆发的生机法则视而不见,直接穿过后,继续向着东方墨而来。

    而且这一次,司马奇的速度暴涨了数倍之多。

    此刻东方墨才看到,在那朵小花印记浮现后,就算是他祭出的火魄,都无法将司马奇给焚烧。

    而这朵小花印记,跟司马家族地深处,那节属于司马家女半祖断臂上所烙印的小花,一模一样。

    眼看司马奇出现在了他的近前,东方墨抬起手,掌心镇魔图浮现后,一具具魔魂就要钻出。

    但就在这时,他脸色陡然一变。

    从他掌心的镇魔图中,爆发出了一股奇异的吸引力。在这股吸引力之下,司马奇化作的鲜血一闪即逝,没入了他的镇魔图。

    而后又继续钻入了镇魔图中,那只散发出了吸力的储物袋内。

    “该死!”

    仅此一瞬,东方墨脸色不禁一变。

    此刻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在司马奇化作的鲜血钻入储物袋后,其中那位司马家女半祖的断臂,已经恢复过来,不过恢复的是一节鲜血化作的手臂,看起来极为奇异。而且还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其中有司马奇的气息。

    当断臂以另类的方式“重生”后,司马家女半祖露出了一抹诡笑。

    “嗡!”

    紧接着,从储物袋上爆发出了一股惊人气息波动。

    “呼啦!”

    而在这股气息波动之下,储物袋直接从东方墨掌心的镇魔图空间震了出来,转而悬浮在了半空。

    并且这一次,似乎是手臂“恢复”了过来,使得被封印在储物袋中的司马家女半祖实力大涨。

    从储物袋上散发出来的惊人波动,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看这架势,司马家的这位女半祖,似乎有着要从中脱困的势头。

    “轰!”

    就在东方墨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一声宛如天雷炸响的声音。

    悬浮在半空的储物袋爆开了,一股强悍得让东方墨无法直视的气息,从半空弥漫而开。随之一股威压也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上后,他双腿当即往下一沉,几乎就要跪下去。

    不过在他的身躯狂颤之下,堪堪站稳。

    饶是如此,东方墨也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只见他牙关紧咬,额头青筋暴起,显然在承受莫大的压力。

    蓦然抬头,东方墨看向了头顶的一道人影,眼中同时浮现了震怒以及惊惧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