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来阁 > 修真小说 > 会穿越的道士 > 《会穿越的道士》正文 第六十六章 小人来访
    诸葛孔平和师妹白柔柔偷偷交流的事,最终还是败露了。

    尽管他已经足够小心,却架不住女方本就有向王慧这个正宫挑衅的心思。

    先是在吃饭时捣乱,害得清风连汤都没有喝上,就被诸葛孔平一饮而尽。

    而后更是借着突然下起的一场雨,直接显形与王慧示威,倒打一耙说是她不信任把诸葛孔平。

    气得王慧抄起茶杯就砸了过去,没伤到人家分毫不说,反倒是砸坏了自家的玻璃。

    而做为事件的始作俑者,诸葛孔平自然是逃不过一顿毒打。

    又是一天过去。

    王慧带着女儿小花去镇上采购还未归家,运高则被诸葛孔平派去寻白柔柔相助,以备不时之需。

    “眼皮老是跳啊~”

    坐立不安的诸葛孔平在大厅内来回踱步,心绪不宁的他总是感到会出事。

    自把那具铜甲尸带回来后,他是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体内的法力运转也比以往迟缓了很多。

    看来的确是如王慧所说,他的五行八字被铜甲尸所克,近日正是霉运当头。

    “姑爷,眼皮跳就是小人到啊~”一旁给清风添茶的寿伯提醒道。

    “遭了,师妹说过第一茅会来找我麻烦的!”

    诸葛孔平闻言立马想起了此事,但还是倔强反驳道:“来了又怎样,我会怕他吗?”

    “可是你现在功力衰退了呀!”

    寿伯面露担忧,随即灵光一闪提出建议:“不如让清风道长替你应敌吧!”

    “不行!人家是来找我诸葛孔平麻烦的,让清风替我照样会有损威名!”

    诸葛孔平听后当即否决了寿伯的提议,而后看着寿伯福至心灵道:“不要怕,用人鬼合综术!”

    “啊?那不就是鬼附身?”

    寿伯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人鬼合综术,但他却明白现在到了该他出力的时候了。

    清风也向诸葛孔平看了过去,没想到对方为了不颜面扫地,竟然用起了这种歪招。

    所谓的人鬼合综术,本质上其实还是鬼附身,但由被动变主动后伤害性却小了许多。

    北方的出马弟子,大多采用的就是类似的术法,通过谈判借取山精野鬼的力量来行事。

    但伤害小并不代表没伤害,时间一长照样会损害到人的神智和身体,以至最后暴毙而亡。

    所以民间的出马弟子,终日里大多都是神神叨叨,一副精神不正常的模样。

    “姑爷我晕了”

    “哎,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晕,打起精神来装我!”

    顺利人鬼合综后,照着镜子的诸葛孔平开始自言自语,和精神分裂了似得。

    当当当!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敲响。

    “说到就到啊~”

    意识到来者不善的诸葛孔平起身去开门,但映入眼前的却是黑乎乎一片。

    嘭!

    可还未等他细查,就被重重一脚踹来回来,原来刚刚挡在门口的是一块黑幕。

    “别装神弄鬼了第一茅!”

    随着诸葛孔平爬起身呵斥,黑幕陡然一横向他逼近,两人就这样在院中交起手来。

    当诸葛孔平吃了瘪,那块黑幕才陡然一收,露出一个身着西装的四眼仔。

    “嘿嘿,好久不见啊孔平,没想到你比以前更逊了~”

    第一茅得意洋洋的取出一根手杖,故作潇洒地转了几圈往地上一撑,上来就对诸葛孔平进行了嘲讽。

    “哼,被你传染的嘛,第一茅你还是那么阴险卑鄙!”诸葛孔平毫不服输的反击道。

    从他们的对话中,清风可以得知两人在以前就有过交集,并且闹过许多次不愉快。

    “这算什么,这叫出奇制胜啊~”

    第一茅笑容满面,对于诸葛孔平的批评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但紧接着他脸上就重重挨了一拳。

    嘭!

    “哼,我这叫攻其不备!”

    诸葛孔平现学现卖,还没交谈几句话,两人就又扭打在了一起。

    当然,为了不彻底撕破脸面,他们暂时还是用比试的名义在相斗。

    清风做为外人不好插手其中,便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渐渐打出了火气。

    这第一茅的修为虽差了一些,但胜在术法奇巧,颇有些外国人变魔术的味道在其内。

    而诸葛孔平因为霉运当头的关系,体内法力晦涩难明,就算有寿伯在体内辅佐也只能是相持不下。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诸葛孔平的异样还是被第一茅发现,借着拼酒的名义将寿伯逼了出来。

    “哈哈,这下你完了!”

    在诸葛孔平虚弱之际,第一茅取出金刚锁就要困住他,却是清风一把拦住。

    “哎呀,你是孔平的弟子吧,不要逼我对你动手啊”

    第一茅使劲想要推开清风,但这时他才发现面前这个看似年龄不大的小道士,才是真正的大佬。

    “你既然赢了就离去吧,不要自找麻烦,观你运势乌云盖顶还是安分点为好!”

    清风竖起手掌轻轻一推,就将第一茅弹向了门外,并出言对其告诫了一番。

    要不是看他没有对诸葛孔平下死手,祖上跟茅山还有一丝香火情,结果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而且清风也没有骗他,在其进门的一瞬间,法眼中对方的气运就显示出一片落败的死相。

    “切,又是这种老掉牙的话术套路,你糊弄鬼去吧!”

    自知不是清风的对手,第一茅也不再强求,站在门外对清风比了个中指后便转身跑掉。

    “完了,这下诸葛世家的威望可全被我毁掉了!”

    诸葛孔平面色苍白的瘫坐在椅子上,明显还没从人鬼合综术后的虚弱中缓过来。

    “道友不要灰心,正所谓不破不立,想想你修为进步缓慢,是否有被名声所累的原因~”

    清风宽慰着诸葛孔平,寿伯则急忙去泡了杯参茶,以让其快速恢复些元气。

    可还没休息多久,远处的封鬼窟那边就传来一声巨响,明显是发生了重大的变故。

    “坏了,肯定是第一茅这个王八蛋闯进去搞破坏了,可千万不要碰那具铜甲尸啊!”

    诸葛孔平闻声顿时起身就跑,边说还边在心中祈祷着。

    但其实他心中很明白,若真是第一茅闯进了封鬼窟,不碰那具铜甲尸才怪了。

    当两人赶至封鬼窟门前,只见大门已经被人力强行打开。